搜书

王振中:为什么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已刻不容缓?

作者: 王振中   时间: 2010-10-26    已有人阅读过

【摘 要】20102月,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央党校的讲话中指出:“综合判断国际国内经济形势,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已刻不容缓”。本文从减排承诺、高度耗能和耕地红线这三个视角分析了这一问题。

【关键词】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刻不容缓

2009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曾告诫世人:世界经济复苏基础并不稳固,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仍然存在,全球性挑战压力增大。到了201023,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央党校的讲话中又指出:国际金融危机使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问题更加突显出来,国际金融危机对我国经济的冲击表面上是对经济增长速度的冲击,实质上是对经济发展方式的冲击。综合判断国际国内经济形势,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已刻不容缓。据参加此次会议的同志粗略统计,胡总书记总共说了50多次“加快”的字眼。可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问题的迫切性。

从理论分析的角度来看,一个国家政策的改变基本可以概括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内压反射型,其政策改变基本上是受到内部压力所致;第二种是外压反射型,其政策改变基本上是受到外部压力所致;第三种是内外压综合反射型,其政策改变基本上是受到外部和内部的双重压力所致。目前我国基本属于内外压综合反射型的政策改变。从外部压力来看,我们面临着气候变化、能源资源和粮食安全这三大挑战,从内部压力来看,我们面临着环境约束、资源约束和土地约束这三大难题。也就是说,目前我国强调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已刻不容缓的历史背景不仅在于面临极大的国际压力,也面临着极大的国内压力。对于为什么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已刻不容缓这一问题的探讨,可以有多个角度。本文仅从减排承诺、高度耗能和耕地红线这三个视角来分析。

一、减排承诺逼迫着我们必须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通过2009年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大会,国人深切感受到了世界对我们的压力和期望。我国政府承诺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40-45%,这个举动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赞赏。其实中央政府早在4年前就曾经承诺过让国人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喝上干净的水和吃上安全的食品。这一承诺曾在4年前的两会期间得到过代表们的热烈欢呼。但是时至今日这一承诺还没有完全兑现,原因之一是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高碳特征非常明显。2007 年我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碳排放国,占全球排放总量的21.7%,在全球新增碳排放中占比高达83%,由此可见,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方面,我们面临的减排压力巨大。

造成我国这一尴尬局面的主要原因就是以煤为主的能源消耗结构。在1990年至2009年期间,在能源生产总量中,煤炭所占的比重从1990年的74.2%上升到2009年的77.2%,原油所占比重从1990年的19%下降到2009年的9.9%,天然气从1990年的2%上升到2009年的4.1%,水电、核电和风电从1990年的4.8%上升到2009年的8.8%。也就是说,在这近20年的时间里,在能源的生产结构中,原油所占比重下降了9个百分点,而天然气、水电、核电和风电总共才提高了6.1个百分点,所以在要素供给方面又不得不依靠煤炭来填补这3个百分点的缺口。据计算,每燃烧一吨煤炭会产生的二氧化碳气体比石油和天然气每吨多30%70%。因此煤炭消费比重大,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就较高,其结果必然带来高污染,造成巨大的经济福利损失。除了二氧化碳之外,造成大气污染的主要来源还有二氧化硫(SO2)、颗粒物和二氧化氮(NO2)。世界卫生组织关于这三种污染物的污染浓度的年平均指导值是:第一,二氧化硫(SO2)为20毫克/立方米。但在被调查的24个我国城市中,最低的昆明比WHO标准低1毫克,最高的贵阳比WHO标准高404毫克。[]第二,直径小于10微米的颗粒物为20毫克/立方米。但在被调查的24个我国城市中,最低的大连比WHO标准高30毫克,最高的天津比WHO标准高105毫克。[]第三,二氧化氮(NO2)为40毫克/立方米。但在被调查的24个我国城市中,最低的南昌比WHO标准低11毫克,最高的广州比WHO标准高96毫克。[]正因为我国空气污染严重,所以2005年在瑞士达沃斯正式发布的评估世界各国(地区)环境质量的环境可持续指数ESI结果显示,在全球144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位居全球倒数第14位。由此也可以看出,目前的经济发展方式使中国经济增长越来越接近了环境约束的边界。

二、高度能耗逼迫着我们必须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目前我国的经济发展是以高增长著称的。但是人们往往忽略了伴生的一个问题,即在单纯追求高增长的背后是能源利用的低效率。如果按市场汇率计算,我国现在每百万美元GDP所消耗的能源数量大约是美国的3倍、德国的5倍、日本的近6倍。所以不仅在国际能源市场上出现了“中国买什么,什么就贵”的现象,而且这种高耗能的现状已经把政府的政治承诺逼到了墙角。例如,“十一五”规划曾要求2010年单位GDP能耗比2005年降低20%,然而累计到2009年只完成了14%;“十一五”规划还曾要求2010年把能源消耗总量控制在25亿吨标准煤,可是2009年已达到30亿吨;国家原预期2020年全国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31亿吨标准煤,但是2009年已经达到这一界限。由此也可以看出,目前高度耗能使中国经济增长越来越接近了能源禀赋的约束边界。

在一个国家既存的要素禀赋格局下,这种高耗能的经济发展方式加深了对国际市场的依赖。例如,从要素供需的角度来看,2009年我国的能源生产总量为275000万吨标准煤,但我国能源消费总量为306600万吨标准煤,这就需要从国外进口来弥补这31600万吨标准煤的消费缺口,由此也增加了国际市场风险的不确定性对国内经济稳定增长的影响,尤其是石油进口和铁矿石进口的风险对国内经济的冲击更是明显。

究其原因,这种高耗能的能源消费结构是我国工业化发育程度的反映。目前我国工业在能源总量消费中大约占72%,这种能源消费结构造成了我国产业结构优化的长期滞后。例如,2009年我国按三次产业划分的产值结构分别为10.6%46.8%42.6%,从结构优化的程度来看,我们至今还没有达到1980年世界的平均水平,后者按三次产业划分的产值结构分别为7%38%55%。再例如,我国“十一五”规划曾要求2010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提高3个白分点,实际上到2009年只提高了2.1个百分点,假设我们到时完成了这一指标达到44%,但是离世界198055%的平均水平还差11个百分点。

如果从就业结构来看,我们就显得更加滞后,2009年我国按三次产业划分的就业结构分别为38.1%27.8%34.1%,这只相当于1955年日本的水平,后者按三次产业划分的就业结构分别为37.6%24.4%38%

三、耕地红线逼迫着我们必须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在应对这场金融危机中,我国的城市化进程取得了明显的进展。各地政府试图通过土地开发加快城市化步伐,努力摆脱我国城市化率只相当于美国1910年水平的这一局面。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已经忘记了国家规定的保持18亿亩耕地红线的界限,2009年的富有商人也被人们戏称为“我们都成了土地主”。

国土资源部负责人曾透露,目前,我国建设用地中闲置土地、空闲土地、批而未供土地大约有400万亩,即使把这400万亩土地全部利用,由庞大的投资计划引致的耕地需求仍有1601万亩。远远超出了政府目标。即使在这一轮投资热潮过后,按照20世纪90年代的用地水平(每年300-400万亩),在2010年保住18.05亿亩的耕地红线也是不可能的任务。这话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年底,全国耕地面积为18.2580亿亩。[④]根据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到2010年和2020年,全国耕地保有量,应分别保持在18.18亿亩和18.05亿亩。但实际情况却是背道而驰。2009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224846亿元,2010年按照最保守的20%的增速计算,2009年和2010年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额也将达到494661.2亿元。按照每亿元投资需要44亩地的一般标准来计算,完成这高达494661.2亿元的投资,则需要土地2176.5万亩。也就是说,如果这样发展下去,2010年的耕地保有量将降到18.04亿亩。这意味着不仅今年会突破2010年的18.18亿亩耕地保有量的红线(亦即超过红线1400万亩),而且也可能提前突破2020年的18.05亿亩耕地保有量的红线(亦即超过红线100万亩)。如此发展下去,我们是无法应对粮食安全问题的挑战。

“合成谬误”的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各地城市化不能无限侵占耕地,否则就会威胁粮食安全。目前,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耕地面积超过1亿亩的只有4个:黑龙江、内蒙古、山东、河南。但过去12年的经济发展过程中,已经丢掉了相当河南一个省的耕地面积,而河南一年能打1000亿斤粮食。而我们过日子一年没有一万亿斤粮食过不去。[]目前,虽然全国还有未利用土地面积39亿亩,但可开垦土地面积只有6448万亩,主要分布在西北干旱、半干旱地区和青藏高原。[]今年8月俄罗斯的一场大火,只是毁掉了将近20万公顷的森林和耕地,但是俄罗斯也不得不实行到年底之前暂时停止任何粮食出口的决策,以保障其国内人们的生活和社会的稳定。这难道不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吗?在发改委开展的我国“十二五”规划前期39个重大问题的研究课题中,粮食安全问题研究被列为第10位,这是值得认真对待的。[]

四.结论

综上所述,目前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已刻不容缓的历史背景在于国际和国内的双重压力。国际压力要求我们充当负责任的大国,国内压力要求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至于怎样才能有效地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尽管学者的建议已经很多,但是不能忽略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里的真知灼见,他第一位强调的是心理建设,其次才是物质建设。他特别指出,我们老祖宗所说的“知易行难”是不正确的,应该是“知难行易”。也就是说,他强调要了解清楚一件事如何做是很难的,而一旦了解清楚后干起来就很容易。今天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方面也是如此,国外是如何做的我们清楚吗?例如当今许多发达国家都已将可再生能源作为能源消耗的基本选择,但我国在这方面则是落在了后面。例如,2004年在利用地热、太阳能、风能等消费方面,我国仅相当于同期日本的16%。在利用新能源方面,我们与日本的差距之所以很大,原因之一是缺乏有力的政策推动。自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之后,日本就运用法律有力地推动新能源开发,1974年实施阳光工程(Sunshine Project),1980年通过法律成立了新能源产业技术组织即New Energy Industrial Technology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 (简称NEDO)1992年开始了新阳光项目(New Sunshine Program),2002年又颁布了关于利用新能源的特殊措施的一系列法律法规(Law on Special Measures for the Utilization of New Energyetc.)。[⑧]正是在这样的法律背景下,日本的新能源开发取得了明显的进展。显然,我们不能只陶醉于“黑色”GDP超过日本,更要在“绿色”GDP方面超过日本,只要这样,才能使我国经济持续稳定地和谐发展。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原副所长、研究员]



[]世界银行:《2007年世界发展指标》,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8年版。世界银行称该数据是1995~2001年获得的最新数据。

[]世界银行:《2007年世界发展指标》,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8年版。该数据是2004年的数据。

[]世界银行:《2007年世界发展指标》,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8年版。世界银行称该数据是1995~2001年获得的最新数据。

[]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摘要2010》,中国统计出版社2010年版。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统计局的数据里,2008年和2009年的耕地面积竟然没有任何变化,都是同一个数。显然,这是不可理解的。难道2009年房地产开发是在空中搞的?

[]参阅2009年第18期《中国城市》第63页。

[]摘自于陕西省杨凌农业开发区管委会的有关材料。

[]参阅2010年第4期《财经》第108页。

[]王振中主编《政治经济学研究报告8》,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年版第20页。

本站首发,转载请注明“来自中国改革论坛网”

来源: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作者:迟福林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02月
定价:45.00元元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