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宋葛龙:以改革开放为动力,促进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

—— 在中国“十二五”改革国际论坛的演讲

作者: 宋葛龙   时间: 2010-10-31    已有人阅读过

  

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副巡视员 宋葛龙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非常荣幸给大家汇报一点我的学习体会。借此机会也代表我们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向大会表示祝贺。

  为什么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什么要把经济发展方式作为主线好像也不需要论述。我就讲一点,十二五的建议提出要更加重视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我对这一点谈一点个人的体会。

  我认为,第一这是因为我们中国发展的形势决定的。我们中国的发展状况大家都很清楚,外国朋友可能不是特别了解,或者有些人觉得中国已经非常的好了。我想讲三点。其一,中国的经济实力显著增强,但是长期形成的结构性矛盾和粗放型的发展方式尚没有转变。2009年中国GDP达到4.9万亿美元,在世界上是第三位,主要农产品、工业品的产量世界第一,进出口贸易总额达到2.2万亿美元,但是有一些基本情况大家可能不太清楚,我国经济主要依靠工业带动,农业比较弱,基本上还是“靠天吃饭”,农业中科技进步的贡献率只有51%,比发达国家低了20个百分点,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仅为40%,高端的服务业发展还不足;经济增长过于依靠物质资源的投入,依靠土地、劳动力等要素的低成本优势,单位GDP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78倍,劳动者报酬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不到40%,比世界平均水平低了1015%;自主创新能力不强,产品增加值率只有日本的4.37%。中国出口商品中90%是贴牌生产。其二,协调发展已经取得很大的成绩,但是城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问题依然很突出。中国处在城镇化加速推进的过程中,城镇化水平远远低于世界发达国家平均水平。不少地区特别是农村,行路难、饮水难问题尚未解决,一些农民还住着泥草房。在城镇每年有2400万人需要解决就业问题,其中大学毕业生将近700万人,在农村有2.3亿农民进入城镇务工,还有2亿多的农村富余劳动力需要转移就业。其三,我们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总体上达到了小康,但是贫困人口和低收入人口还有相当的数量。1978—2009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8倍,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增长了7.6倍,但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排在世界的99位,人均国民总收入排在世界的100位之后。还有4千多万农村人口没有解决温饱问题,2千多万城镇人口靠领取最低生活保障过日子。因此,一方面看到我们中国取得了巨大成就,另一方面要增强忧患意识,我们处于并且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情没有变,处于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国情没有变。从发展的角度看,我们需要统筹经济社会、统筹城乡等等,发展的复杂性,决定了改革的复杂性,因此必须加强改革的顶层设计。

  第二,改革的特点来看,我认为今后一段时期,我们中国的改革至少面临五个方面的转变。其一,从经济体制改革为主向协调推进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体制改革推进。协调推进这四项改革,安排好改革的重点、优先次序、改革的力度,需要我们加强改革的顶层设计、总体规划。其二,中国改革已经向全面改革转变,改革开放初期我们着力破除旧体制,改革开放中期新旧体制交替,现在我们进入全面完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时期,2020年我们要建成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成不等于到终点了,是定型的、比较规范的、比较成熟的体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十年时间,我们必须加强改革的顶层设计、总体规划。其三,我们的改革从增强市场主体或者叫市场微观主体的活力为重点,向全面提升经济社会发展的活力动力来转变,改革开放初期我们中国的改革以国有企业改革为中心环节,国有企业改革的实质就是要增强市场主体的活力。改革到今天,要继续建立能动自主的市场主体,增强微观主体的活力,但是显然不能以此作为改革的中心环节,必须进一步增强改革开放的系统性,统筹地方与中央、个人利益与全局利益、当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复杂关系,推动更为深刻的体制调整和制度建设。其四,从建立快速发展的体制机制为重点,向建立健全促进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转变。改革开放初期我们主要着眼于促快、增多,在经过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数量问题基本解决的情况下,质量问题日益凸现,在产能过剩、有效需求不足、资源能源难以支撑、生态环境难以承载、人口红利即将终结的情况下,只有把改革转向求好向高,着力转变发展方式,促进协调发展,才能争创发展的新优势。其五,从增强市场的基础性作用向全面处理好市场与政府的关系转变。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在许多领域推进市场化改革,本质上是要实现经济体制的根本性转轨,新时期、新阶段不仅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在改革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实质性突破,使价格竞争体制等成为配置的基本手段,而且要进一步理清市场与政府的边界,准确界定和正确履行政府的职能,弥补市场机制的空缺,克服市场调节的偏差,应对市场失灵,在提高效率、激发活力的同时体现公平、注重均衡,通过适当的宏观调控和政府的作用更好发挥市场配置的基础作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加强改革的顶层设计、总体规划。

  第三,十七届五中全会的十二五建议对改革部署的内容非常丰富,有的人甚至有担忧,说这些任务五年能完成吗?比如,收入分配我们要“两个同步”,不光是“两个提高”,还有“两个同步”,如果今年不同步、明年不同步,那么20142015年就能同步了?我们必须加强改革顶层设计和总体协调。

  最后,昨天有一位先生担忧中国的经济增长会下降到6%7%,其实改革永远是发展的动力,也是转变发展方式的关键措施、根本动力。我国有330多个地级行政区,每一个城市基础设施、市政公共事业如果用BOTPPP等等方式,和外资、民资合作,当然包括国有企业合作的话,至少有300亿,300多个地级市乘以300亿就是9万亿,不是说我们要做大GDP,要一年干这件事情,9万亿和将近5万亿美元的GDP来讲,一年增加多少呢?这只是举一个例子,所以,改革永远是发展的动力,改革是发展的高层次之路,让我们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来推进改革。谢谢各位!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作者:迟福林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02月
定价:45.00元元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