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中改院:经济发展方式转变重在改革的新突破

—— 中国“十二五”改革国际论坛综述(一)

作者: 方栓喜 倪建伟 张飞   时间: 2010-11-05    已有人阅读过

20101030-31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国家发改委体改司、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和德国技术合作公司在海口联合召开了以“发展方式转变与改革选择”为主题的中国“十二五”改革国际论坛。来自中国、德国、英国、美国、墨西哥、巴西、俄罗斯、印度、越南、蒙古、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家的官员和学者400余人参加本次论坛。与会专家认为,“十二五”时期,我国的改革正处在历史性转折的关节点上,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是重大的战略选择,能不能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上取得重要进展,取决于改革的新突破。只有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推进改革,实现改革的新突破,才能形成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强大动力。

一、把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作为主攻方向,重在实现市场化改革的新突破

我国过去30年的改革在初级生产要素市场化上有很大进展,但中高级生产要素市场化还远不到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指出,农业的产业化、现代化,工业主要是制造业的进一步专业化、高端化,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的加快发展,都对中高级生产要素市场化提出新的要求。人才、技术、金融、教育、医疗、文化领域要素市场化对经济结构的升级至关重要。比如,第一,现在大学的大楼越来越高,大师越来越少,这样创新型国家是建不成的。建议减行政化,去官僚化,促进学术主导、知识创造。同时,邀请国际名校合作或独资办分校,带动国内教育发展。第二,实现义务教育与职业教育的衔接,培养更多的技术工人,特别把对农民工的职业教育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第三,科研体制一直在改,但进展并不大,需要实现科研机构和优势产业的结合。第四,教育、科研、医疗、文化等领域鼓励竞争空间很大,放宽进入限制可以催生很多创新的力量。第五,产业政策要有一个竞争导向,改变我国现有世界五百强大多依靠占用资源、行业垄断的局面。如果能有100个华为,我国就能成为真正的创新型国家。第六,金融改革创新,要解决的基本问题是怎么为企业特别是创新型中小企业提供有效的支持。

推进垄断行业市场化改革,对技术创新至关重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党组书记、副主任陈清泰认为,要深化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把全面履行国家出资人职责的三个性质完全不同领域,分立由不同机构承担。第一,推进国有资产立法,建立资产负债总表,国有资本战略布局和结构调整政策,属于国有资产的公共政策和公共管理职能,应由政府公共管理部门,例如财政等部门负责。第二,建立一套严格的法律制度和财务制度,分层明确委托主体和受托主体、明确委托财产的边界、明确双方的责任和权力,形成有法律保障、可追溯产权责任的委托代理关系。第三,中央和地方政府应按《公司法》,经工商注册分别设立国有资本运营机构,即独资国有资本投资控股公司(国投公司),国家将将所属企业的国有资本注入其中。国投公司是经工商注册、有独立的法人财产、有独立的法律地位、建立有效的公司治理、承担经济与法律责任的国有资本运营机构。在财政部门和国投公司分别建立资产负债表,形成可以量化评价和可追溯责任的体制和机制。国投公司经营运作的目标、国有资本“进”和“退”的政策,应遵循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和国有经济布局调整政策,体现政府意志;而经营运作的操作则按市场方式、遵循市场规则。第四,对国有资本运营的监督,国有资本投资控股公司向同级政府报告工作,接受政府授权的部门,如财政、政府审计部门对受托国有资本运营状况、运作的合规性进行审计监督。

二、围绕人的全面发展,实现社会体制改革的新突破

在新一轮的发展起点上,所有的发展是为了人,是人的参与,是人的共享,如果没有人的要素,根本谈不上发展质量和速度的问题。国家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赵白鸽指出,当今世界各国在发展模式上的相互借鉴和发展效率上的激烈竞争,已经从传统的土地、矿产、普通劳动力等物质资源,逐渐扩展到科学、技术、信息和人力资源等。国家竞争力的最终决定因素,应该是聚焦在人力资本上。如果说我国过去三十年的成功有赖于庞大的人口规模所带来的人口红利优势,未来可持续发展将取决于能否确立起真正的人力资本优势。我们必须考虑采取什么样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体制、人口发展政策体系和机制促进公民的参与和分享。要完善整个社会政策体系,包括家庭、户籍、教育、社保、社会平等和人口迁移在内与人口相关的政策体系。我国已经有一个人口政策的网络,大约有一百万人左右,深入到省、地、县、乡、村的六级,覆盖了社区和家庭,完成了最后一公里为老百姓的服务。这一网络应逐渐演变成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体系。

当前,利益失衡问题相当严重,没有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和相对独立的力量,解决利益失衡的问题是不可能的。这客观上要求更强的治理能力,形成市场、社会、政府多元的治理结构。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孙立平认为,强调社会建设的含义重在建设和维护社会的主体性。第一,以能动社会的建设为先导,推动公民社会建设,可能是一种更现实的选择;第二,能动社会与公民社会的双重建设,可以分别选择“劳资关系”和“官民关系”为突破口;第三,以建立劳资博弈机制推动“能动社会”建设;第四,关键的问题是在劳资双方之间建立起利益均衡的机制,这种机制要保护的不仅仅是劳动者的利益,而是劳资利益的均衡。

统筹城乡发展对农村社会建设提出新的要求。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团指出,要让农村跟上整个社会的现代化步伐,农村现有的社会基础结构需要再造。农村不是非主流,农村不是只能够向城市转移。城市的现代化和农村的现代化要能够共进、并行、共存,农村要争取就地实现现代化。这就需要建设新农村综合发展协会——兼有社会功能与经济功能的职业农民团体,是以经济手段完成社会目标的社会企业类型的伞状经济社会组织,是政府各项政策贯彻实施的组织平台,是中国农村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基础结构。其建设应纳入国家重大战略,在“十二五”时期进行政策试验和理论探索。

 

三、以政府转型为重点实现行政体制改革的新突破

政府转型决定“十二五”改革全局。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强调,解决资源环境约束的矛盾,关键在于实现经济运行机制由政府主导向市场主导的转变;解决收入分配差距拉大的矛盾,关键在于强化政府在完善收入分配体制中的基本责任;解决基本公共产品短缺的矛盾,关键在于确立政府在公共产品供给中的主体地位和主导作用;解决公共治理建设滞后的矛盾,关键在于加强政府自身建设与改革。过去的改革实践表明,如果不将重点放在政府转型上,行政体制改革很难有实质性突破。

在经济体制改革上,政府应鼓励竞争和支持创新。刘世锦认为,促进市场化结构和水平的升级,需要政府支持创新,最核心的在于三个方面:第一,改进激励办法,更多的采取需求激励的方式;第二,改变过去“大水漫灌”的方式,激励供应链“瓶颈”突破;第三,在具体企业激励中,奖励竞争优胜者。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政策研究室主任沈奎认为,要发挥政府在推动区域创新中的作用,制定创新战略与创新政策,培育创新活动主体,培养创新创业人才,发展支持创新的金融,营造创新的法治环境,搭建创新活动平台。

在社会体制改革上,要强化政府公共服务和治理能力建设。吉林大学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谢地指出,政府应特别大力推进改善民生的社会建设,在教育、就业、住房、社会保障、公共服务均等化等方面回应国民福祉。围绕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政府应当逐步从私人物品供给体系中“抽身”出来,全力以赴致力于供给社会亟需的各种公共物品。

在文化体制改革上,提高国家软实力,要转变政府的文化管理职能,拓宽文化产业的发展渠道。广东湛江市委党校教授刘国军认为,金融危机将推动全球文化产业格局变化,我国文化产业在全球文化产业分工格局中的低端位置将会改变。政府应解放思想,实现从“办”文化向“管”文化转变,由直接管理向宏观调控转变。强化服务意识和管理意识,加快文化行政管理部门职能转变,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健全文化法律法规和政策体系,建立党委领导、政府管理、行业自律、文化企事业单位依法运营的文化管理体制,实现文化产业跨越式发展。

推动行政体制与财政体制联动改革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金融研究室主任赵全厚认为,行政体制改革与财政体制改革如影相随,财政体制改革对行政体制改革提出新的要求,深化财政体制改革也对行政体制改革有着多方面的促动作用。将二者有机结合起来,改革更容易取得实质性突破。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作者:迟福林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02月
定价:45.00元元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