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常修泽:“四双破垄”:垄断性行业改革理论探讨

作者: 常修泽   时间: 2010-10-26    已有人阅读过

【摘 要】本文研究认为,亟需建立与垄断性行业改革相关的四种机制:一是政府、垄断企业与消费者的利益协调机制;二是垄断企业(含职工)与消费者的诉求表达机制;三是利益相关者矛盾调处机制;四是各方权益特别是消费者权益保障机制。

【关键词】垄断性行业;改革;体制

十二五时期将是中国体制改革和转变发展方式的攻坚时期。随着攻坚之战的逐步展开,改革的战车,将有可能推进到垄断性行业。综观这些年垄断性行业改革,尽管也有所进展,但我的总体判断:其仍处于严重滞后的状态,以致成为中国改革系统的短板。从整个改革的战略格局审视,此领域改革如果不能在这五年内取得重大突破,不仅将掣肘未来10年整体改革的进程,而且对前30年竞争性行业的改革成果,也会形成侵蚀、稀释和蚕食之势。但,攻坚之战谈何容易?从过去十几年该领域改革的实践看,一则需坚决克服既得利益集团之束缚,二则需要理论创新之先行。时代呼唤寻求适应新阶段垄断性行业改革的理论支撑。为此,特撰此文,进一步探讨四双破垄论,并与学术界朋友交流[]

一、技术、市场“双驱变异”论

所谓双驱变异论,是指通过促成外界条件的变化——包括生产力方面技术条件的变化和生产关系方面市场关系的变化——驱动自然垄断性行业的内部结构发生某种程度的变异,使这种结构性变异衍生出新的制度性变革

1.技术革命是破垄的第一门大炮

笔者在2001年完成的《关于先进生产力的内涵、特征及发展规律性研究》中指出,其一,科学技术并入劳动手段,使生产工具不断改进乃至发生革命性的变革;其二,科学技术并入劳动对象,能够引起劳动对象的革命性变革。[]在当今新技术革命的条件下,技术创新对破垄的作用值得重视。在这方面电信行业表现尤为突出。

我在观看上海世博了解到,1939世博曾出现人类第一台电视机,而当今,电信领域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3rd-generation3G,速率一般在几百kbps以上)正在兴起。由此引起兴趣,进而了解到更多的信息——随着光纤通讯技术、微波通讯技术、移动通讯技术、卫星通讯技术、计算机网络通讯技术和其他高技术的异军突起,对自然垄断特性正在进行着相当程度的历史演进

了解到此,使我颇受启迪:过去,苦于技术原因,垄断性行业的自然垄断性环节与非自然垄断性环节业务无法分割。现在,出现新的因素——一直苦苦追寻的如何把非自然垄断性环节业务从垄断性中分割出来,解放出来,在技术上岂不是具有可能了吗?而分割出的业务不是也可以引入直接的竞争了吗?

由此使我想到,人类的新技术革命将为包括民营资本在内的新企业提供进入过去难以进入自然垄断领域所需的技术基础。同时,这种技术条件的变化也终导致市场结构的变化。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弱化相关行业的自然垄断特性,使其从自然垄断性环节向非自然垄断环节逐渐演变,教你垄也垄不住。

2市场规模扩大是打破垄断的又一门大炮

市场规模扩大对制度变迁(包括打破垄断)的影响,过去笔者对这个命题也重视不够。通过进一步搜集文献,了解到,一个特定的行业是否为自然垄断,取决于平均成本最低时的产量(最小成本最佳规模)与市场总规模(市场容量或产业的需求量)的对比程度。过去为什么有些行业成为自然垄断性?原因固然很多,但与市场容量的狭小性或有限性,不能说没有关系。

日本学者植草益先生曾有部名著——《微观规制经济学》,书中有个重要观点:市场需求水平的变化有可能成为自然垄断的崩溃条件。[]道理在哪里?市场规模扩大化产生一种可能:在市场总需求面前,单个企业的最小成本最佳规模(企业供应量)相形见绌,以至于在市场达到均衡的时候,任何一个企业占有的市场份额都不足以一手遮天(行政性垄断除外),从而一定程度上产生竞争,促自然垄断性逐渐丧失。而且,当市场容量扩大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新进入者夺走在位者市场份额的可能性降低,在位厂商对新进入者的排斥性相应弱化,进入也会相对能容忍地发生。

认识这一点十分重要。我在《论以人的发展为导向的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中论述道:人,不应被视为加工大业的工具;人,应被视为消费大业的主体。中国,到了创造消费大国的人本基础的时候了。[] 十二五期间,随着国家施行扩大内需的战略,伴随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中国不仅继续担当世界性加工大国的责任,而且也将成为一个世界性的消费大国。这就意味着,中国势必出现市场规模扩大化趋势。

垄断性行业也面临这一态势。

以移动电话为例,10年前,中国大陆手机用户只有0.85亿户,现在多少?近日看到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同志与美国CNN记者谈话时公布的数据,移动电话用户8亿[]。短短10,0.85亿户到8亿户,扩张近10倍。在如此巨大的市场容量面前,任何一个厂商都难以独家垄断,中国大陆终究会出现多雄并起的局面。从历史长河看,这种市场规模扩大化趋势必然使自然垄断性发生变异

在上述两种自然垄断性变异的情况下,需要对垄断性行业进行相应调整和更新。为此,导出一个结论:要破垄,需在促进技术进步和扩大市场规模上下极大功夫,且非一朝一夕所能奏效。

来源: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作者:迟福林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02月
定价:45.00元元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