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肖毅敏 吴志国:“十二五”规划期经济体制改革的阶段性特征与战略创新

作者: 肖毅敏 吴志国   时间: 2010-10-27    已有人阅读过

【摘 要】“十二五”时期是建立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攻坚期,改革的艰巨性、复杂性、系统性和风险性都大大增加,改革已进入综合配套阶段。建议把以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型为主线,以深化市场化改革为基本路径,以调整经济结构为中心环节,以生产要素改革为攻坚部位作为基本战略思路。

【关键词】十二五;经济体制改革;阶段性;战略创新

一、“十二五”规划期经济体制改革的阶段性特征

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已经30年,经历了目标探索(1978-1992)、框架构建(1992-2002)和完善体制(2002-2020)三个阶段,其中第三阶段尚未完成。中央的总体安排是,2002-2020年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时期”,其中“十三五”时期(2016-2020)是体制机制修补和完善期。因此,“十二五”时期是建立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攻坚期,改革的艰巨性、复杂性、系统性和风险性都大大增加,改革已进入综合配套阶段。这是“十二五”时期总的阶段性特征。

1经济体制改革继续处于攻坚期,任务更艰巨

“十一五”即将结束,但经济体制改革的实际进展离建立“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还有很大距离,而时间只剩下十年。这就决定许多全局性和长远的改革任务要集中在“十二五”时期(2011-2015)完成。这一时期经济体制改革的攻坚性,表现为既要继续深化市场取向的改革,更大范围、更深层次、更加有效地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勇于打破原有改革不到位或者错位导致的体制路径依赖;又表现为立足当前、着眼长远,突破重大瓶颈,积极开拓创新和着力构建有利于科学发展与和谐发展的体制新基础,从制度上确保我国经济社会步入可持续发展的轨道。

“十一五”时期,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尚未取得实质性突破,与科学发展体制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继续深化改革的任务艰巨。一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基础并不牢固,政府、企业和市场体系的改革还远未到位,政府在很多应该退出的领域未退出,仍主导其资源配置,市场活动的微观主体还没有完全按照市场经济的通行规则和规范运作,生产要素的市场化程度较低。二是科学发展的体制保障还远未到位。“十一五”以来,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加大了统筹城乡、改善民生、转变发展方式以及促进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等方面的改革力度,但总体上,制约科学发展的深层次体制障碍还未根本性突破。城乡二元体制尚未打破,城乡差距仍在扩大;区域发展总体失衡的状况仍未根本改变;社会事业体制还不能适应新时期社会公共服务需求快速增长的要求,经济和社会发展“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不协调局面还未从根本上改变;促进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的长效机制还未健全;长期以来的内外需失衡已不是一个简单的外贸政策调节问题,而是有着深刻的体制原因。国际经济格局深刻调整凸显解决深层次体制问题迫切性。五年的时间,完成构建有利于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大体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任务十分艰巨。

2经济体制改革的系统性要求空前提高,进入综合配套阶段

经济体制改革进入第三阶段后,逐步迈进“深水区”,各项改革正向更深层次的攻坚阶段挺进。改革已不可能以经济体制改革为主轴单兵推进,已无法回避来自行政与社会领域所产生的复杂问题,必须对改革的利益关系、民生基础和政府结构进行重构和调整。科学发展观的提出正是应对这一挑战,统筹城乡、改善民生、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以及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等都牵涉深层体制制约的问题,“十二五”时期的经济体制改革已全面进入综合配套阶段,客观上需要很强的系统性、统筹性,增加合力,减少阻力。经济体制改革必须和社会管理体制、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同步推进。但实际情况是改革呈现出分散化的特点(如行政管理体制、社会管理体制改革长期滞后),甚至出现相互掣肘、相互牵制而导致改革难以实质推进的复杂情况。加强改革的系统性、统筹性取向,特别是加强改革总体思路的系统性,是“十二五”时期深化改革的重要保障。“十一五”期间,国家布局八处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为“十二五”期间全国的综合配套改革探索新路子。“十二五”时期,这些综合配套改革将进一步推广。

3改革的动力从国家政策支持转向地方制度自主创新

“十二五”时期,社会转型加速和利益格局分化使改革动力机制发生深刻变化,改革背后的权力和利益的调整是推进改革的最大阻碍,改革动力不足成为一大担忧,需要寻找新的动力源泉。“十一五”期间,国家布局八个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国家不再给予更多的实体性优惠政策,而是赋予其“先试先行权”。这一做法值得关注。综合配套改革的主体由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微观利益主体等各级主体共同组成,各改革主体关注的改革利益有别,存在博弈,在共同改革过程中获取各自的改革利益,制度具有内生性特征。在动力生成机制方面,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改革路径相结合,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企业、社会抱着各自的目的提出改革要求,共同组成改革推动集团,改革利益的分配是多方博弈的结果。由于综合了各方的利益,提出的改革应该是一个多赢的结果,使综合配套改革较传统改革相比更具有稳定性,但取得一致同意的过程较长且成本较高。

总之,“十二五”时期,经济体制改革已经由转轨阶段向“全面完善市场经济体制”阶段转变,从增强市场微观主体活力为重点向统筹促进整个经济社会的发展活力与进步转变,从满足生存型发展需求到推进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加速发展转变。经济体制改革不仅要继续深化市场取向的改革,还要注意解决市场本身固有的缺陷;不仅要在经济基础领域找到适应生产力发展要求的生产关系具体实现形式,还要更加注重经济体制改革与社会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文化体制改革的协调配套(即“四位一体”),推动适应经济基础变化要求的社会、文化、政治的一系列变革。这是“十二五”时期经济体制改革最重要的阶段性特征。

二、“十二五”规划期经济体制改革的战略思路

“十二五”时期经济体制改革总的思路是,以深化市场化改革为基本路径,强化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进一步完善市场经济体制。以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型为主线,以调整经济结构为中心环节,以生产要素改革为攻坚部位。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主线。经济发展方式转型滞后的根源是改革不到位。制约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体制因素难以消除,并与特定的宏观经济形势结合在一起,不断固化现有经济增长方式。比如,资源价格形成机制改革滞后,使得高污染局面难以得到缓解;收入分配体制改革严重滞后使得消费难以启动;垄断行业改革滞后制约着民营经济的投资。这些都使得经济发展方式转型不到位。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必然要求破除其背后的体制障碍。

深化市场化改革是基本路径。30年来市场化改革来之不易,如果把前30年推进市场化改革的“看家本领”给丢掉的话,其他一切无从谈起。

调整经济结构是中心环节。从改革开放之始,一直把企业改革作为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从转变整个发展方式需求出发,经济结构不合理已成为我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主要症结所在,抓住这个中心环节,就等于抓住了“牛鼻子”。

生产要素的市场化改革是攻坚部位。生产要素改革滞后已成为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全局的主要瓶颈。这一滞后阻碍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导致公平统一的市场体系难以形成,使国有经济战略性调整和现代企业制度建设难以进一步深入,使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无法顺利推进,使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缺乏动力,导致金融体制改革严重滞后,使两型社会建设难以深化,使统筹城乡改革难以有效推进。

来源: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作者:迟福林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02月
定价:45.00元元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