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阎金明:对服务业发展动力和条件的分析与思考

作者: 阎金明   时间: 2010-10-27    已有人阅读过

【摘 要】经济转型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内容是发展服务业,不少地方把发展服务业作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一项重要举措。然而必须看到,在实践中服务业的发展常常有其自身规律,而且发展的动力和所需外部条件有所不同,需引起我们的重视。

【关键词】服务业;动力机制; 经济转型

发达的服务业是经济中心城市的显著标志。大力发展服务业,对于吸纳就业、增加地方财政收入、节能减排、提高效益、实现中心城市的定位,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我国正进入工业化、信息化发展阶段,人均GDP的水平逐年提高。在这个阶段,服务业的发展进入加速时期,成为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的一个重要标志。特别是对于以建设成为经济中心为目标的城市来说,服务业的发展水平在相当程度上反映着城市的集聚和扩散功能的强弱,也将决定城市中心地位的高低。从一些发达国家走过的历程看,工业化进程和服务业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服务业发展的转折点一般是在人均GDP 4000-8000美元之间,而其加速的区间一般在5000美元左右。这一规律在国内几个大城市的发展中也已初步得到证实。

一、当前服务业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

1.以投资驱动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导致我国最终消费率长期偏低。2003年我国消费率比世界平均水平低20个百分点,2007年扩大到40个百分点。消费率的高低体现的是投资转化为有效供给的程度,也反映着劳动成果转化为消费品和服务的程度,因此,消费才是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根本动力。而投资驱动的发展模式对消费产生着明显的“挤出”效应,不利于服务业的发展。

消费率过低,不但影响服务业的发展,也不利于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经济增长过分依赖投资和出口,一旦外需市场萎缩,极易导致出口下降、库存增加和产能过剩,这已被金融危机所证实。同时,过低的消费率表明居民的收入水平低,生活水平不能随经济同步提高。我国城乡居民收入近年虽在增加,但增速一般都低于GDP增速,而财政收入始终大大高于GDP增速,国民收入分配不尽合理。同时相关公共服务供给不足,教育、医疗、住房等方面的负担过重,社会保障不到位,挤出了居民的消费支出。北京市2007年消费率为54.3%,比天津高出17.7个百分点,说明北京经济处于投资与消费双轮驱动的良性循环状态。而天津的消费水平整体偏低,消费的人流、物流和资金流不畅,约束了地方经济的开放度和活跃程度。从转型国家经验看,俄罗斯的经济增长,开始于1999年。从1999年至2006年,年均增长速度约6%,经济总量增加了70%。然而,俄罗斯的工资水平和人均收入却增加了500%,扣除通胀后,人均收入实际增长超过200%。八年间,俄罗斯的人均实际工资和人均实际收入的增长速度,比人均GDP增长速度高出二倍。俄罗斯的老百姓,实实在在地分享了经济增长的成果,也促进了服务业的发展。

2.宏观税负过高,导致中小型服务业企业生存环境恶化。一是现行分税方法不利于资源的自由流动。1994年税改实行的分税制,中央与地方的收入主要依赖于共享税,而共享方法又由于受到财政分配关系的制约和传统观念的影响显得很不规范。二是现行的“生产型”增值税对固定资产所负担税款不予抵扣,这产生了重复征税现象,既不利于鼓励投资,又不利于市场竞争,增加了固定资产投资大,原材料耗用少的高新技术企业和能源、原材料产业的实际税负。这种情况与我国的产业政策相背离,不利于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三是个人所得税在整个税制结构中的地位还比较低,影响了所得税应有的调节作用。个人所得税累进税率档次还比较少,其主体是工薪阶层,使个人所得税实际效果不甚理想。四是税收优惠政策的区域导向突出,而产业导向薄弱,对服务业的支持力度有待进一步加强。五是宏观税负过高,税收的“痛苦指数”居高不下,中小型服务业企业发展环境艰难。

3.“全能”型政府挤占了服务业发展空间。按照世贸组织统计和信息系统局的分类表,服务业应该包括了商业服务、教育服务、环境服务、金融服务、建筑及有关工程服务、运输服务等11个门类,合计143个行业。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服务业分类仅有50多个行业。与国际相比,为什么我国服务业门类缺少这么多?主要是许多服务行业被政府部门把持了,政府部门统揽了许多本来可以属于中介组织经营的事物。比如:社会调查;资质认定;技术专利评估;食品、药品检测;特种设备检验检测;建筑工程验收检测等等,在发达国家,这些专业都是政府委托第三方管理或者由社会中介组织从事经营,而在我国,这些企业运营活动统统变成政府审批、检查、备案职能,政府管了一堆自己管不好的事。

4.“准入”困难,限制了服务业充分竞争。一些现代服务业,例如金融、保险、电信、民航等服务业,对内开放不足,存在隐型的行业垄断,社会资本进入门槛过多,导致无法实现有效竞争。“管制”无序,阻挡了服务业蓬勃成长。立法滞后,行业自率意识落后,导致行政干预过多。例如咨询、文化、网吧、电子游戏厅等行业,政府多头管理,时紧时松。经常出现的行政干预之手,使这些服务领域无利可图,使经营者垂头丧气。

5.服务业发展不均衡。2007年三月,国务院制定了《关于加快发展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将发展服务业作为加快推进产业结构调整、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提高国民经济整体素质、实现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然而在实践中我们可以观察到,服务业的发展在不同地区、不同发展阶段经常呈非均衡或者说非线性的发展。例如,在一些按照常理认为可以大发展的地方,服务业比重却并不高;而在一些不符合“规划”、甚至被城市管理部门驱赶的地段,“自发”的市场却红红火火;在不少人为地建设起来、具有相当现代化硬件水平的地方,市场所需的“人气”却长期聚集不起来。凡此种种,都需要我们对服务业发展的规律有一个全新的认识,特别是对服务业发展的动力机制及其所需的必要条件进行分析,据此来调整服务业发展的规划和思路,从新的视角制定方略,更好地促进服务业的发展。

来源: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作者:迟福林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02月
定价:45.00元元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