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黄秋菊 景维民:国家制度能力与经济结构调整

—— 基于转型期的中俄比较研究

作者: 黄秋菊 景维民   时间: 2010-10-27    已有人阅读过

【摘要】经济转型不仅使中俄两国的经济体制发生了重大转变,而且使两国的经济结构发生了深刻调整。俄罗斯不仅形成了混乱的市场体制和分裂的社会结构,而且形成了一种去工业化、去现代化的资源依赖型经济结构。中国在转型进程中形成的是一种政府主导的可控的市场经济社会,并处于工业化的迅速爬升阶段。导致中俄两国经济结构差异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国家制度能力。一个能力充分的国家能够根据内外环境的变化对经济结构进行适应性调整,实现社会经济持续、快速、平衡发展的目标;反之,则可能导致经济结构退化,经济发展停滞,乃至国家竞争优势的丧失。后危机时代,中俄两国依然面临着深化经济转型和推进发展模式转变的重任,如何塑造适宜的国家制度能力,是推动经济结构进一步调整优化的重要动力。

【关键词】国家制度能力;经济结构;转型;中国;俄罗斯

在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型的过程中,中国和俄罗斯在体制变革、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领域展现出明显的路径分化与绩效差异。引发这种差异的根本因素在于两国所具有的不同国家制度能力。本文从国家制度能力这一视角出发,对中俄两国经济转型进程中的制度变迁与结构调整进行了剖析,探讨了后危机时代中俄两国经济结构调整与国家制度能力建设的战略选择。

一、国家制度能力的概念分析框架

国家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是经济学研究中一个亘古不衰的话题。自亚当·斯密以来,经济学家们就一直在探讨国家的职能是什么,国家应当如何更好地发挥扶持市场运行的功能,进而国家与市场的边界、关系问题成为经济学的关注焦点。实际上,国家作用的适当与否,不仅取决于经济发展水平和市场的发育状况,而且取决于国家是否真正有能力将自身的职能付诸有效实施。

在新制度经济学的视野中,制度是决定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经济发展的持续性有赖于一个社会能否源源不断地创造有效的制度安排去替代那些已经过时的、无效的制度安排,这也成为一个制度变迁的过程。推动制度变迁的主体是多元化的,但国家在推动大规模、整体性制度变迁过程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在现代社会,国家是集政治、经济、意识形态权力为一身的重要公共治理主体,它可以综合利用自身具备的权力资源,控制和协调社会成员行为,克服个体理性与集体理性的悖论,降低集体行动的交易成本,从而推动制度变迁的顺利进行,并由此实现国家确立的社会经济发展战略。因此,从国家与制度变迁和经济发展关系的视角出发我们可以将国家制度能力界定为国家制定、实施和推动制度变迁的能力。

国家的制度能力主要包括如下三方面的能力:(1)国家相对独立自主地界定自身的目标偏好,形成有效规则、政策的能力。虽然现实中的国家是一个由不同组织、制度、利益团体构成的复杂网络,但在特定时期,国家的主导性政治力量需要发挥整合不同机构、团体利益偏好,形成相对统一的国家目标偏好的功能。国家的这种目标偏好进一步可以具体化为指导国家行为的发展战略、大政方针。在这一统一目标偏好的指引下,国家才能协调和动员稀缺的社会经济资源,统筹各方面的利益诉求,完成推动制度创新的任务。当然,国家界定自身目标偏好的自主性具有相对性,它并不意味着国家拥有迈克尔·曼所谓的绝对的“专制性权力”。相反,国家在形成自身目标的过程中将会与社会进行持续的沟通交流,使其目标偏好要符合社会长期发展的利益,即“民心”,而不能单纯受制于当前的和局部利益的直接认知。(2)国家将已经形成的规则、政策加以推行,影响微观经济主体行为和宏观经济运行绩效的能力。当国家已经形成统一的目标偏好,并具体化为相应的规则、制度和政策的时候,国家还必须具有足够的能力将其推行和实施,这需要国家解决几个关键性问题。首先,国家要具备足够的决策实施的信息。信息的不完全和不充分不仅会导致决策失误,还会导致制度实施的误差。为了避免这一问题,国家需要采取适度分权的措施,避免因权力高度集中导致的结构僵化与信息失灵。其次,国家还必须克服官僚化问题,形成一个高效的政府体制。为了克服权威制度所固有的官僚化问题,国家需要进行持续的政府体制改革,如行政系统是否便利信息的沟通交流、控制“委托—代理”问题;能否建立起专业化和具备职业操守的现代官僚体系并创新政府治理模式等。最后,国家还必须避免狭隘利益集团的影响,避免“国家被俘”问题的发生。利益集团是公共选择舞台上最为活跃的群体,它们掌控着巨大的政治、经济甚至舆论资源,能够通过正式或非正式渠道影响国家决策。它们往往会推动那些有利于自身利益的制度安排,阻碍有损于自身利益的制度安排的出台。在利益集团的影响下,国家很可能陷入一个进退维谷的局部制度变迁陷阱之中。3)国家根据内部和外部环境变化形成的压力,适应性地推动制度变迁,使其与经济发展的条件相契合的能力。一种制度安排往往不是凝固的、持续有效的,随着客观环境的变化,原有制度安排的效率可能出现衰减,甚至完全退化为无效制度安排。这就需要国家审时度势,及时修正原有的目标偏好,对无效的制度进行及时纠错和适应性调整,以确保制度的可持续性发展。为此,国家的执政集团需要积累足够的制度知识,具有开放的执政理念,形成适应性学习机制,不仅善于从成功的经验中学习,也善于从失败的教训中学习,以不断改进和完善自身的制度能力。

总之,培育和增进国家的制度能力,不仅可以帮助一个处于制度均衡、稳定状态的常态性国家提升治理之道,更有助于一个处于大规模制度变迁状态的国家深入有效地推进各项改革措施,实现社会经济发展模式的全面转型。

来源: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作者:迟福林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02月
定价:45.00元元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