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世纪之交:中国的金融开放与金融安全(20条建议)

作者: 中改院课题组   时间: 2012-07-25    已有人阅读过

  (1999年4月) 

  一、世纪之交,国际经济面临着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金融挑战 

  1. 当前世界经济的一大特征是不确定性增强,风险性加大 

  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我们必须对我们所处的时代进行重新认识。现在整个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以金融经济为主的时代,以工业为主的时代已慢慢褪色。在这个时代,交易的商品往往是我们看不到、也摸不到的。许多金融工具,如利率、汇率、股价等主要取决于难以捉摸的预期心理,而预期心理取决于信心,信心则是极受外界影响的心理因素。因此,未来21世纪是个极不安定的世纪,无论做什么决定,都要冒一定的风险。 

  2. 资本和货币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有效投资,加速了金融全球化进程 

  全球化的基点在于金融市场的交易和外国直接投资。虽然直接投资只占国际支付的3%,但它们被理解为一个促进全球化的真正发电站,这主要是指它的活力。1972~1996年这段时期,国际贸易增长指数是18,国际金融增长指数为42。这些数字表明全球化的力量是多么根深蒂固,进一步阐明了一个重要的现象:资本和货币市场越来越很少受国内政治事件的影响,资本和货币在全球范围内流动,寻找有效益的投资。 

  在信息技术的推动下,国际间的商品和服务交换变得越来越容易,速度越来越快,全球化正在加速。预计到2015年,大约80%的市场将会开放给竞争者,今天这个比例仅是20%。未来的国际竞争不但表现为不仅是国家与国家之间通过扶持各自的企业进行国际竞争,公司与公司之间也将进行更加直接和更加自由的国际竞争。 

  3. 世纪之交,世界经济的主要风险是通货紧缩 

  世纪之交,危机的天平已经从通货膨胀转向需求不振,即是说世界经济的主要风险已经从过去的通货膨胀转向通货紧缩。世界银行最近估计,1998年的世界经济只增长1.7%,仅仅是一年前预测的一半,1999年世界经济估计只增长1.9%。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不久前指出:我们正面临市场需求减缓的局面,这种情况何时才会结束?对美国国民消费和企业投资的影响到底有多深远?没有人知道。 

  二、金融的开放与金融的安全要结合起来 

  4. 在金融安全的前提下推动金融的开放 

  改革开放必须和国家的安全结合起来,在安全基础上促进开放。十多年来,国际组织一直在要求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和加速贸易自由化的过程,只是单方面宣传和施加压力。认为责任都在发展中国家,都是他们拖了整个世界经济发展的后腿。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经济发展除了要求贸易、金融自由化之外,也要求金融监管,要求发挥政府的作用。 

  5. 正确处理金融安全和金融发展的关系 

  产业是根,金融是叶,只讲金融安全,不讲经济发展是最大的不安全。这一年多来,我们谈论金融风险、金融危机、金融安全较多。因为金融风险就存在我们周围,对我们的影响相当大,使得我们要认真考虑如何防范金融风险,如何保证国家的金融安全以及国家的经济安全。但更主要的是要强调金融发展和经济发展。我们分析此次金融危机对我国的影响时,经常说我们此次没有受到直接的冲击是因为有两道防火线:一是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上不可兑换;一是外资不能进入中国股票市场的A股市场。这两个因素是我们抵御东南亚金融危机的袭击、抵御国际影响、国际投机资本袭击的两道防火墙,这是对的。但更主要的是这20年来我国经济的高速增长,经济实力已经大大增强。如果没有这20年的经济增长,如果没有这14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情况就会大不一样。因此,金融发展应放在首位。发展是安全的基础,只讲安全,不讲发展,是最大的不安全。如果不能够通过金融的发展来支持经济的发展,经济保持在低水平、落后的水平上是最大的不安全。所以,当前一方面要采取各种措施来防止金融危机的爆发、防范金融风险,来保证金融安全和经济安全,但更主要的是要把立足点放在发展上,发展金融,发展经济。 

  6. 不能以金融风险掩盖发展问题 

  亚洲金融危机是在经济表现比较好,成长性较强的国家发生的,这给增长性较强的国家敲响了警钟,那就是经济发展应该注意回避金融风险的问题,一旦发生危机,就可能使我们的发展成果毁于一旦,造成不可低估的经济倒退。现在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另一个问题,就是防止用一种现象掩盖着另一种现象,就象我们过去讲发展的时候,不注意风险,因此发展就掩盖了风险。今天我们讲风险的时候,又要注意到可能掩盖着一个发展的问题,实际上我们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1998年国内拉动投资需求的困难性至少表明我们比较多地强调了经济的风险性。根据调查,一些企业的投资需求不足,与银行的贷款控制性有很大关系。现在银行有惜贷行为,银行说它并不是在惜贷,而是在控贷,怕出现风险和危机,这样就给扩大内需带来一些困难。防范和回避金融风险的根本途径是要依靠发展,而金融体制和其他宏观体制应该具有两个功能:一是避免金融风险的功能;二是推动增长的功能。体制措施如果仅仅是防范金融风险,那么就可能牺牲增长,如果没有足够的经济增长,金融体制基础还是很脆弱的。 

  目前我国很多改革措施确实不是按发展金融服务系统多元化、多层次化的要求来进行的,而是趋向一体化、集中化,这实际上是在把风险向金融系统集中 

  7. 把握机遇,把反危机与经济全球化结合起来 

  亚洲金融危机后,亚洲国家和地区并没有停止对外开放的步伐。例如:(1)日本1997年下半年制定了“冲绳自由贸易区法”,它的目标相当明确,要以2001年为期限,把冲绳地区开辟为自由贸易区,以此来振兴产业的发展。(2)韩国关税厅1998年12月22日宣布韩国在1999年上半年将开拓五个关税自由区,而且在1999年上半年要完成立法手续,1999年下半年正式运作。(3)东盟国家1998年的部长会议将把2010年前的东盟自由贸易区时间提前到2003年,新加坡、泰国、菲律宾还想把时间提前到2002年。可见,以促进开放为目标的优惠政策方式并没有过时,关键是如何把握机遇,把优惠政策和区域经济发展结合起来,把反危机与经济全球化融合起来。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作者: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07月
定价:68.00元元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