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促进非国有经济参与中国基础领域改革(25条建议)

作者: 中改院课题组   时间: 2012-07-26    已有人阅读过

  (2000年11月)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指出:“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是未来五至十年一项十分重要的任务” 。“十五”期间将要实施的若干发展战略,要求基础设施必须保持高速度发展态势。更为紧迫的是,我国即将加入WTO,无论是管理体制和经营机制,还是技术装备、资金、人才和服务方面,基础领域的开放都将面临发达国家的优势竞争。因此,抓住机遇,充分发挥非国有经济参与基础领域改革的作用,创造非国有经济进入基础领域的途径、制度环境和条件,实现基础领域投资主体的转换,是我国目前基础领域改革迫切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

  一、充分发挥我国非国有经济的主体作用,加快实现基础领域投资的主体转换

  1. 吸收非国有经济参与基础领域建设是我国开放市场,打破垄断,加快基础领域改革的重要途径。长期以来,我国政府是基础领域和基础产业的主要投资者,也是经营者。从资金来源看,主要依靠政府的公共预算和发行债券,渠道单一,资金严重短缺。从投资方式看,主要采取直接投资方式,且投资主体缺乏风险约束机制,普遍存在着重复投资、管理落后,投资回报率低,经济效益差等问题。能否有效地解决上述问题,使基础设施建设起到支撑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一要看能否有效动员民间和境外资本进入基础领域;二要看能否大幅度提高投资效益。20多年改革开放的实践证明,打破国有经济垄断,开放国内市场,引入竞争机制,促进非国有经济成份发展是我国制造业发展形成竞争性市场格局的最重要经验。这些经验对于垄断性服务业和自然垄断性行业的改革提供了有益借鉴。开放市场,打破垄断,吸引非国有经济参与基础领域改革,取代政府成为基础领域的投资主体与经营主体的地位,是加快我国基础领域改革、发展的主要途径。

  2. 加快实现投资主体转换是我国基础领域改革的基本任务。无论从投资,还是从基础领域市场化改革来说,政府都不可能成为基础领域的投资经营主体。1998年以来的实践证明,仅靠政府以独立投资和直接投资的方式无法解决资金短缺问题,更无法缓解基础设施落后的局面。相对于几万亿的社会资本,政府投资对经济的拉动力是有限的、难以持久的。只有充分调动社会民间资本的积极性,吸引民间资本投资基础领域,才是解决这一矛盾的根本途径。因此,由政府作为投资主体转向非国有经济逐渐成为投资主体,是基础领域加快发展的重要措施,也是基础领域保持活力的关键所在。因此,加快基础领域投资主体的转换,是我国基础领域改革目前面临的最为突出的深层次矛盾,只有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矛盾,才能使基础领域改革有实质性进展。

  3. 加快非国有经济参与基础领域的改革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进入21世纪,中国基础领域的加快发展对于实现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对于保持经济的较快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实践证明,民有民营经济具有较强的激励与约束机制,是市场经济的主体与生力军。吸引非国有经济参与基础领域改革,不仅为非公有经济发展找到了新的途径和空间,为我国基础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新的资源与动力;而且有利于打破我国电信、民航、铁路、电力等行业的长期垄断,形成开放竞争的局面,促进基础领域产业降低成本,改善服务,提高效率和国际竞争能力。因此,我们应抓住时机,主动推进基础领域的改革进程。

  二、把握时机、积极推动非国有经济参与基础领域改革的进程

  4. 我国非国有经济参与基础领域改革的时机已经趋于成熟。过去20多年的发展,我国非国有经济已经取得重大成就,开始成为支撑我国经济增长的主力军。非国有经济仅用1/3的社会资源,生产出2/3的国民生产总值,显示了相当的活力。民间积累了相当的社会投资潜力,6万多亿的社会存款随时都能释放出巨大的投资力量。我国宪法已经肯定非国有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重要组成部分,十五大文件也承认民营资本的地位与作用。这些进展标志着非国有经济参与基础领域改革的政策和体制条件已经趋于成熟。尽快制定出鼓励非国有经济进入基础领域的具体政策与措施已迫在眉睫。

  5. 技术进步与制度创新为非国有企业参与基础领域提供了技术条件。过去,基础领域的产品和服务基本属于公共产品的范围,并且由于公共产品存在消费效用的不可分性、消费的非竞争性及受益的非排他性,使私人参与基础领域的投资收益得不到有效实现,这是基础领域主要由政府作为投资主体的重要根源。此外,基础领域还存在经营上的自然垄断和投资上的资金密集等特性,也是民营资本进入基础领域的重要壁垒。技术创新使垄断性行业变得可以引入竞争机制。制度创新也使原来无法实现的收费和收益补偿变为可能。因此,通过制度创新使政府规制更为规范,为基础领域打破行政垄断、引入民间资本提供机会与条件。

  6. 加快基础领域改革,消除非国有经济进入基础领域的体制性障碍。目前,中国非国有经济进入基础领域的主要障碍是行政垄断,特别是有项目审批权的行政性壁垒,对拟进入的企业具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其次,基础领域现有的组织体系,也对非国有经济进入形成体制性障碍。再次,融资渠道不畅,我国银行体系缺乏为非国有经济融资的部门与渠道,在直接融资方面,对非公有制企业上市还存在过多的限制;资金问题成为非国有经济发展的瓶颈之一。因此,尽快通过相关立法对个人财产实行可靠的保障,这对于消除产权的保护和产业壁垒,加快基础领域的改革步伐有根本性作用。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作者: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07月
定价:68.00元元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