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花团锦簇下的民富孤独:全民热议:你爸爸姓什么?

作者: 罗晓 于一   时间: 2012-09-11    已有人阅读过

  不管成长的底色暗隐着多少宿命、耦合,时间都把我们送进同一个蜕变出口——当我们一天天长大,我们有了不同尺度的抉择自由,我们需要去奋斗,是为了生存,更为了证明自身的价值。
    如今,比奋斗更时髦的词是“拼爹”。

  2010年,因在河北大学新区撞伤两位女生的肇事者口出狂言:“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而使“拼爹”一词风靡一时。“我爸是县长”,“我爸是富商”,“我爸是名人”……总之,形形色色的“爹”被这些喜欢炫耀、痴迷虚荣或惹了祸而将老子搬出来做挡箭牌的“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以及“军二代”们一一和盘托出。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尤其是近十年,中国经历了太多的世事沉浮,市场长驱直入,计划步步退后却依然不肯彻底退出,很难找寻一条理想的一尘不染的转型路径,只能“两利相权取其重”,一手效率,一手公平,如鱼与熊掌,的确难以兼顾。

  改革开放初始阶段,社会发生着重大变革,同时暗涌着无数个令人眼花缭乱的机会。一些人为获取财富不顾一切采用各种手段甚至不择手段。过去三十余年,个体命运的云诡波谲超出历史上的任何时期。一夜暴富、一夜成名的故事天天都在上演。发生剧变的时代,人生际遇、地位尊卑瞬间翻覆,为各种行为提供了得以茁壮成长的温润土壤,社会不同的群体均是改革的受益者。如今,那些光怪陆离又令人炫目的时光一去不复返,机会的泉水也不似之前那样汩汩流出。

  任何改革尤其是脱胎换骨式的改革,必然会引发新的利益格局的形成。中国基于市场化的改革,意味着对原有利益格局引发摧枯拉朽式的冲击。然而,由于改革在经济领域进行得较为彻底,在政治领域相对滞后,甚至某些行政权力仍在计划状态徘徊,权力的手时不时按住市场的脚,这削弱了利益分配的公平性与公正性。

  经历过20世纪80年代的剧烈调整,到90年代后期,不断演变的利益格局逐渐稳定化,各阶层之间的边界开始形成,如富人、官员、农民工、农民以及普通工人等,并形成一定的内部认同。更令人担忧的是,阶层之间的流动性正在减弱。

  《新周刊》在《大国崛起背后:国人未富先懒》中总结:“改革开放好是好,只是机会在减少”:

  一是上行遇阻的社会。个人上行之路遇到阻碍,从户籍政策到财富分配机制,从行业规则到潜规则,从就业到买房;个人发展的代价太大,成长的成本太高,路径变窄,到处有看不见的天花板。

  二是正在板结的阶层。现在有十大阶层和1838种职业,中产阶层正在形成,但贫富悬殊拉大,“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后,成为与公众争利的利益集团。低收入阶层跃升到中产阶层、中产阶层跃升到富有阶层的机会越来越渺茫。阶层落差过渡到富二代和穷二代,财富和贫穷都被世袭,阶层对立与仇视日益加重。

  三是未富先懒的社会状态。进取的动力和机制保障缺失,与未富先懒相关的“逆发展”现象流行:未富先撤、未富先奢、未富先剩、未富先退、未富先痞、未富先娇、未富先败、未富先宅、未富先炫、未富先疲、未富先赌……

  社会资源与利益被少数集团掌握和固化,他们通过撬动自身的资本或权力杠杆,占据最好的资源。后来者要想进入更高的阶层,会遭遇重重困难,户籍制度、社会结构分工机制、财富分配机制……成为横亘其中的一道道巨大屏障。

  一直以来,看起来铁面无私的户籍制度一直为人们所诟病。虽然改革开放打破了之前相对稳固的区域、城乡界限,大量农民进城务工经商,但户籍制度以及由户籍制度延伸出的社会福利分配,则成为城市流动人口融入城市的阻碍,这大大削弱了社会各阶层的身份弹性。户籍制度让很多“外来人口”很难在医疗、养老、教育甚至大宗消费如购房、买车上享有与本市人口同等的待遇。

  而且,财富分化进入较为明显的代际传承期,上一代形成的资源占有方式直接成为下一代进行社会博弈的新平台。富裕及特权人群的子女,在财富、教育以及职业的机会获得上,都比底层公众的子女更具备先赋性优势。

  上一代形成的收入差距逐渐转化为新一代社会起步的不同起点,相对于贫困家庭的子弟,先富人群的子女先天拥有财富上的优势,并逐渐转化为教育、职业等社会优势,底层群体的向上流动空间受到挤压。

  2007年的胡润与《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不约而同地把首富的位置给了年仅26岁的杨惠妍。这个低调而神秘的财富继承者,如同社会秩序中一颗醒目的财富棋子,暗示着民间财富的代际传递。洪流般的民间财富,迎来他们的转折年代——从按劳动分配转为按资本分配。青春、财富、少掌门……在许多普通人看来遥不可及的人生光环,在富二代身上,就那么轻而易举地通过继承一举获得。

  一些特权者或社会声望较高者会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公权力或声望,将子女安排在较好的学校,其就业时,也倾向于将其安排在管理、专业技术等职位上,这等于变相地侵占底层公众上行的机会。

  前新华社高级记者杨继绳针对官员的代际传承,提出集体世袭的概念:

  社会阶层世袭,不是个别人的世袭,而是集体的世袭。有人以为集体世袭是指官员子弟的,实际上我说的是一种宏观的社会现象。官员子弟也是独立的公民,他也有自由选择职业的权利。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们当官、经商,是不是借助了父兄掌握的公共权力。令人忧虑的是,的确社会上还有一种利益机制,让官员子弟可以依靠父辈掌握的公权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

  这种利益机制形成的制度条件是,经济市场化了,很多领域,公共权力的运作方式还保持计划经济时的状态。权力高度集中,政企不分,大量的经济活动需要官员们审批。对经营者来说,得到了批文就得到了财富。在这种情况下,与官员有关系的人,是接近审批权的通道,他们就成了一种极为宝贵的重要资源。官员子弟最接近权力,他们亲自出马经商,很快就成为富翁。

  因此,只要权力参与市场交易,只要干部选拔缺乏民主制度,官员子弟即使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也会有人千方百计地找上门来。官员子弟依靠权力升官发财利益机制是这样运行的:公共权力参与市场交易→要升官发财必须亲近权力→拉拢官员子弟,让官员子弟升官发财→让官员子弟升官发财者,自己升更大的官发更大的财。

  张扬高调“拼爹”的背后,恰恰说明了财富、资本以及声誉等,正成为社会的垄断资本。有钱无钱,有权无权或者有名气还是没有名气,直接决定着本人或后代其头顶上的机会天花板到底有多高。

  财富与特权愈加霸道,其嚣张气焰大有“一切通吃”之势。就连被认为最能体现机会公平与社会财富分配正义原则的教育,身影也在其笼罩下变得愈加黯淡。

  中国的教育资源分布不平衡,城乡之间、区域之间,教育条件截然不同。农村子女以及城市家庭的弱势阶层,获得的教育机会相对较少,教育条件也较差。而且,在人们看来一条相对光明的道路——上大学,也是以高成本下的赌注。大学生身上曾经的标签——人才,在社会看来,已经注了很多水分。也正因为如此,大学教育这个筹码才显得并不是那么举足轻重。

  有关系、有路子的大学生,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而没关系、没路子的大学生,又开始重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旧况,与高考不同的是,大学里的成绩单已不能决定他们的前途。公平竞争,这个在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心中已固化的基本理念,很容易就被残酷的就业状况瞬间瓦解。“父亲就业”,正一点点践踏教育和就业的公平性。

  2007年以来,青年学者廉思开始关注低收入的大学毕业生,并于2008年、2009年对北京的所谓“蚁族”进行调查,形成相关报告并以《蚁族》命名出版,他对蚁族的描述是:

  这个群体具有三个特点:高校毕业、低收入和聚居。他们绝大多数是“80后”,收入不高,生活拮据,工作不稳定。具体来说,他们有的毕业于名牌高校,但更多来自地方和民办高校;拿着1000元左右的工资,租着每月300元的床位,每天吃两顿饭,到工作单位要坐两个小时以上的公交车。绝大多数从事保险推销、餐饮服务、电子器材销售等低收入工作。有的完全处于失业状态。他们生活条件非常差,缺乏社会保障,绝大多数没有“三险”和劳动合同。

  20119月,著名歌唱家李双江之子因违法开车打人成为众矢之的,《华西都市报》评论员一篇题为《少年打人事件又被标签化,悲哉》的文章写道:“别一出事,总苛求李双江和他的儿子要比别人的道德系数高多少,道德从来只能自律而非他律。在一个法治社会,法律才是唯一准绳,而不是爹爹——不管你爹姓‘权’、‘星’还是‘财’。”

  法律可以无视你爹到底姓“权”、“星”还是“财”,可是这些姓“权”、“星”还有“财”的爹,正导致社会阶层流动进一步板结化,这也是法律管不到的。

  我们急于打碎一切命运枷锁,满怀希望寻找改变自己命运的道路,然而,无论多少运筹帷幄的机巧、智慧和谋略,却难免深陷于某些社会的夹缝中,眼睁睁看着自己与目标越来越远。在20083月的中外记者见面会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坦言:“一个国家的财政史是惊心动魄的。如果你读它,会从中看到不仅是经济的发展,而且是社会的结构和公平正义。”公平与正义,恰是从民生角度出发所要达成的共享价值观。

  市场闸门日渐打开,中国社会有了更多的变革机会,充满变数。经济学家吴敬琏曾多次借用狄更斯之语形容此时的中国经济:

  这是最美好的时代,这是最糟糕的时代;

  这是智慧的年头,这是愚昧的年头;

  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

  这是希望的春天,这是失望的冬天;

  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