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第二节 以释放消费支撑未来10年的中速增长

  时间: 2013-09-18    已有人阅读过

  我国巨大的消费潜力蕴含着新的经济增长动力。与其他国家不同,未来10年我国经济仍处于上升的通道,关键在于拥有巨大的消费潜力这个突出优势。初步的分析说明,只要消费需求能够有效释放出来,就有可能支撑未来10年7%~8%的中速增长。

  一、是消费还是投资支持经济增长?

  不少学者认为我国消费需求潜力巨大,但对消费需求能否带动经济增长持怀疑态度。相当多的预测报告仍然从投资增长的角度来判断。事实上,没有消费支撑的投资增长是不可持续的。判断我国的增长前景,关键在于判断快速增长的消费能否承担起“增长发动机”的作用。

  1.消费既是增长的目的,也是增长的动力

  (1)市场经济是需求导向型经济,市场需求的核心是消费需求。马克思指出:“消费的需要决定着生产”【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A].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英国著名经济学家马歇尔指出:“一切需要的最终调节者是消费者的需要”【尹世杰.再论以提高消费率拉动经济增长[J].社会科学,2006(12).】。回顾经济发展史可以看到,消费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增长的速度和质量。

  (2)消费是增长的目的。个人为了生存和发展都要产生适合个人的消费需求,个人消费需求加总,经过社会再生产过程(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形成社会总有效需求,从而推动社会生产力发展和技术进步。而生产力发展进步了、人民物质财富积累了,反过来又会激发社会更大、更高级、新一轮的消费需求。由此可见,人的消费需求是社会生产发展和经济增长的出发点,又是其归宿点。

  (3)消费是增长的源泉。扩大消费需求,促进消费结构优化升级,将带来新一轮的市场扩张,形成新的投资热点和新的经济增长点,促进投资结构和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而经济增长带来的居民收入增长又为消费增长提供坚实基础。如果由于某些体制机制性原因,消费被人为抑制,则有可能使消费与经济增长处于消费不振—经济增长乏力—居民收入难以提高—消费更加不振的恶性循环中。

  (4)消费有利于提高人的素质,促进劳动力就业。消费不仅仅是消耗,它是维系劳动力、促进人力资本积累的前提条件。如果劳动力有效消费不足,则难以实现简单再生产和扩大再生产。消费结构的不断升级,有助于提高劳动者的综合素质,促进人力资本积累,进而改善劳动生产率。随着发展型消费需求时代的到来,消费需求的扩大和结构升级,将主要依靠第三产业的发展,包括文化、教育、旅游、生活服务等劳动密集型产业,这有利于解决当前及未来相当长时期内比较严峻的就业问题。就业率的提高,意味着居民收入的提高,进而意味着经济增长动力的增强,反过来又可以扩大就业容量。

  2.消费促进增长的传导机制

  (1)消费与投资、进出口,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在经济总量不变的情况下,消费与投资此消彼长。凯恩斯高度重视消费不足引发经济危机的分析,但没有建立起消费带动经济增长的微观基础,其硬核仍源于古典与新古典理论中强调投资作用的思想,以至于凯恩斯理论提出的反危机主要举措偏重于采取财政货币政策扩大投资。而从消费者行为的微观角度出发,消费确实具有促进增长的重要作用。

  (2)消费与人力资本的积累。消费是维系劳动力、促进人力资本积累的基本途径。没有消费就没有人力资本的积累。而人力资本积累直接增加了增长所必需的劳动(包括总量与质量),由此促进了经济增长。从人力资本积累角度出发,投资并不具有这个功能。因此,消费带动经济增长,基本路径是:“消费—人力资本(劳动)—增长”。

  为了保持经济的持续增长,社会产品除了弥补当年生产所消耗的资本与劳动损耗,以维持简单再生产外,还需要新增资本与劳动的投入以实现扩大再生产。资本的新增,主要通过扩大投资规模来实现;劳动的新增,则主要通过消费来实现。第一,生存型消费,即以衣食为主的消费,主要用于弥补劳动的损耗,保持劳动的简单再生产;第二,发展型消费,即以教育、医疗、文化等为主的消费,主要用于增加劳动力的人力资本积累。在劳动力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单个劳动力人力资本的提高,也意味着劳动力要素在进行扩大再生产。

  一般来说,发展型消费的占比越来越高,意味着劳动的扩大再生产将呈现加大趋势,人力资本积累在提速。

  (3)经济增长理论表明消费可以拉动经济增长。在柯布—道格拉斯函数(C—D函数)的原始形态中,资本要素只包括对机器、工具、设备和工厂建筑的投资。而劳动要素只反映制造业的雇佣工人数。把劳动要素拓展为携带人力资本的有效劳动要素,进而把消费引入函数中,在Y=KγLα中,消费在两方面促进了经济增长:第一,携带人力资本的L总量通过消费,尤其是发展型消费在不断增加;第二,通过人力资本的积累,劳动力产出的弹性系数α也将得到提高。

  3.发展阶段与投资消费关系的动态调整

  从凯恩斯的“三驾马车”分析框架出发,投资、消费、出口同时成为短期经济增长的动力。但“三驾马车”之间也需要有基本的动态平衡,尤其是投资消费关系。投资过多,无疑带来消费不足下的产能过剩,形成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投资不足,也不能满足正常的消费需求,形成消费抑制,从而也带来生产的不可持续。但投资消费最优关系是什么,则具体取决于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

  (1)国际经验表明,投资消费变化与发展阶段和经济周期有密切关系。从发达国家经济发展的过程看,投资和消费的关系表现出一定的规律:当一国的人均GDP水平极低、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时,投资率很低、消费率却很高;当一国的人均GDP达到一定水平后,温饱问题基本解决,实现工业化的任务开始显得非常急迫,会出现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城镇化建设和企业投资,这时投资率就会上升,而消费率会下降;当工业化、城镇化基本完成,经济进入发达阶段后,投资率将下降,并与消费率形成相对稳定的状态。总之,在不同阶段消费与投资的比例是不一样的,且往往表现为此消彼长的关系。必须适应当时的条件,保持经济发展的基本平衡【李德水.关于消费与投资关系的思考[N].中国信息报,2012-06-04.】。

  从经济周期看,如在经济上升期间,产品需求增加,企业投资于厂房、设备、招募员工,在乘数效应作用下,投资使得收入倍增,由于加速原理的作用,收入增加必将引导生产投资的再增加,从而不断地刺激消费增长,使本来就过热的经济再次升温,最终产生膨胀和泡沫。反之,在经济衰退期,如果减少投资,消费也在锐减,本来衰退的经济更雪上加霜。由此可见,消费与投资都对经济增长具有重要的作用,而且二者具有联动效应。同时, 消费与投资的规模应该有一个合理的区域,否则就会引发负面效应【 孟昊.消费与投资对中国经济增长贡献的比较分析[J].生产力研究,2006(11).】。

  (2)生存型阶段较高的投资率有合理性。过去30余年,我国投资率偏高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当我国还处于生存型阶段时,产品短缺,尤其是私人产品短缺成为最突出的矛盾。要在短期内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加大社会供给,由此要求比较高的投资率。从工业化进程看,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从市场导向的工业化起步,经历了工业化初期和中期,目前进入到工业化后期。在初期和中期,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城镇化建设、企业扩张经营、技术创新改造等确实需要较高的投资来支撑。

  (3)随着发展阶段变化,继续保持高投资率将积累越来越多的弊端。一般来说,本期增加的投资,既会扩大当期的总需求,也会增加下一期的总供给,但最终将形成产能。如果投资率长期偏高而消费率长期偏低,没有与投资率形成合理的比例关系,就会使投资增长失去最终需求的支撑,进一步加剧产能过剩,严重影响经济的健康发展。我国当前已经进入到发展型新阶段,从工业化角度看,也处于工业化的中后期。投资的长期快速增长,尤其是长期超过消费的快速增长,使得积累的产能过剩矛盾日益突出。加入WTO,使我国可以通过全球市场消化过剩产能,但未来5~8年全球经济仍将呈现低迷状态,如果国内消费无法启动,长期积累的产能过剩将有可能被迫以强制出清的方式来解决,由此形成典型的生产过剩危机。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