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第三节 确立消费主导的战略目标

作者: 迟福林   时间: 2013-09-18    已有人阅读过

  从投资出口主导转向消费主导,涉及到一系列的政策调整与体制安排,这是一个中长期的过程。未来5~8年,我国能否化不利为有利,因势利导,充分释放国内消费潜力,取决于政府能不能适应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客观趋势,把走向消费主导的经济转型上升为国家战略。

  一、2020年实现消费主导的基本目标

  从我国经济发展的客观现实和未来趋势看,能否走向消费主导对经济增长具有重要影响。如果消费潜力能够有效释放,最终消费率达到60%以上,投资率回归到正常水平,即40%以下,那么未来10年实现8%左右的经济增长目标,应当说是有可能的;如果消费率一直上不去,甚至逐年下降,那么,即使投资率上去了,也将面临“低消费陷阱”的挑战,不仅难以实现7%~8%的增长,而且还将面临一系列严重的经济社会矛盾和风险。

  1.实现消费主导是个中长期战略目标

  (1)消费主导不等于过度消费。有人担心,欧美就是因为过度消费出现危机,我国走消费主导会不会导致过度消费。从某种程度上讲,我国部分富人确实过度消费。贝恩公司2012年12月12日发布的报告称,“中国消费者今年已经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奢侈品最大买家,占据全球奢侈品消费的25%,美国为20%,日本紧随其后占14%”【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奢侈品最大买家[OL].中奢网,2012-12-13.】。从消费的人群来看,中国的主要消费人群集中在20~40岁之间。将全球的奢侈品消费年龄结构加以比较,中国的消费人群处于年轻化,而且是最为年轻的群体。在美国、日本和欧洲各国奢侈品消费的主要人群集中在40~70岁之间,而且是财富聚集达到一定数额的人群。有关机构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奢侈品消费者平均比欧洲奢侈品消费者年轻15岁,比美国的年轻25岁。中国的奢侈品消费人群靠自己的实力和财富来消费的只占4成,其余6成的人群是靠家庭的财富在消费,这部分人主要是30~35岁之间的年轻人,绝大多数是炫耀、攀比的心态,但这不是社会的主流。

  客观讲,我国仍处在消费较低的水平,尤其是广大农村居民消费水平明显偏低。从人均消费水平看,2009年中国人均消费1306美元,不及世界平均水平5093美元的1/3,仅为美国的4.0%和日本的5.5%【刘世锦.中国的“发展中国家”身份问题[N].中国经济时报,2012-04-25.】。此外,目前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占比仅为20%左右,尚未形成以中等收入者为主体的消费群体。从总体情况看,我国目前不存在“过度消费”的情况,要消除对“过度消费”的疑虑。

  专栏1.2 中国扩大消费对发达国家有害无益

  有学者认为,现在中国的发展若要真正对国际经济有积极贡献,应该更多地依靠投资,而不能靠消费。现在发达国家面临“新常态”,失业率很高,要增加出口来解决这个问题。发达国家的出口主要是资本品,如果中国减少投资,增加消费,中国从发达国家购买的资本品就会减少,不能帮助发达国家解决现在面临的结构问题,也不能帮助他们解决失业问题。而且,如果中国增加消费,全球消费品的价格就要上升,而发达国家从中国进口的主要为消费品,这样,发达国家居民的实际可支配收入就会减少,对本国生产的非贸易性质的服务等商品的购买就会减少,这样也无助于发达国家降低失业率。因此认为,中国增加消费内需对发达国家无益,甚至有害。

  我国必须吸取发达国家的经验教训。不管是美国还是欧洲,之所以陷入当前的危机,都是过度消费造成的。在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投资跟消费有很大的不同。投资是现在增加投入,短期产生需求,增加就业;到了下一期变成生产能力创造收入,这个收入可以继续进行投资和增加消费,可以再继续提升内需。而消费则是现在消费之后,下一期就没有了,无法增加下一期的需求,是无源之水,不可持续。【资料来源:展望未来20年中国经济发展格局[J].新华文摘,2012(16).】

  (2)投资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建立在消费基础上的有效投资。强调消费并不是说投资不重要,我国仍处在发展的上升期,保持一定的投资对稳定经济增长是有益的。中国在过去30多年的快速增长过程中累积了大量的资本,尽管随着资本存量的增加,投资的边际回报递减,但中国人均资本存量仍然很低,未来10年投资增速很难出现大幅下降的格局。2008年,中国的人均资本存量仅为日本的17%、美国的18%左右,比我国台湾地区、韩国的人均水平都要低,这说明和经济追赶效应相关的投资需求仍然较强【彭文生.2012:是终点还是起点?[OL].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网站,2012-02-25.】。仅以城镇化为例,摩根士丹利的研究估算表明,2008年农村人均资本存量为2.74万元,仅相当于城市人均水平的1/3。假设一个农村人口从转变成城市人口之日起需要5年的时间来弥合城乡资本存量的差距,未来10年内城镇化将带来15.7~21.7万亿元的新增投资,相当于2009年GDP的45%~63%【王庆.一个国家,三个经济体:城市化将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R].摩根士丹利研究报告,2010-03-03.】。

  问题在于,当前的投资结构已经与社会需求结构发生了偏离,长期坚持以铁路、高速公路和机场等为主的投资,不可避免地扭曲整个投资结构,进而扭曲整个经济结构,使经济增长难以持续。

  应当说,我国当前的投资结构还不能适应社会需求结构变化的基本趋势。以教育、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固定资产投资为例,投资结构与需求结构明显偏离。2005—2010年,城乡消费需求结构中这几项支出都超过15%和33%,但这几项的固定资产投资却持续徘徊在14%左右,很难适应消费需求变化的趋势,而在基础设施等方面的投资比重长期居高不下。

  2.关键在于明确目标导向

  (1)2016年初步实现消费主导。从国际比较可以看出,出口主导型国家或地区的消费率确实要偏低一些,但即使如此也没有低于50%。例如,日本1980年消费率为55%,韩国1990年消费率为52.3%,马来西亚1990年为51.8%,泰国1990年为56.6%,我国台湾地区1980年消费率也有51.5%【秦晖.中国居民消费率为什么奇低?[J].凤凰周刊,2009-07-15.】。因此,初步实现消费主导意味着要达到出口主导型国家的最低水平。到2016年,初步实现消费主导,其主要标志:最终消费率从49%提高到55%;居民消费率从35%提高到45%;消费贡献率稳定在40%以上,消费初步成为经济增长稳定的内生动力。

  (2)2020年基本实现消费主导。市场经济国家的消费率均不低于60%。因此,到2020年,基本建立起消费主导的发展方式,达到市场经济国家的消费率水平,其主要标志:最终消费率进一步提高到60%以上;居民消费率提高到50%以上;消费贡献率稳定在50%以上,消费基本成为经济增长稳定的内生动力。

  从现实情况看,未来5年最为关键,需要取得实质性突破。“十二五”时期在我国经济转型与经济发展进程中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是消费主导实现历史性突破的关键五年。需要尽快形成统一认识,在政策调整与体制创新上取得突破。只要在“十二五”期间有效地跃过消费主导的历史拐点,经济社会发展就将跨入一个新的平台。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