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第四节 实现投资与消费的动态平衡

作者: 迟福林   时间: 2013-09-18    已有人阅读过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消费、投资的变动不同程度影响着我国经济增长,并且这种关系是动态而不是静止的。与目前同样经济发展水平的国家以及各国普遍情况相比,我国投资率偏高而消费率偏低,这种差距表明我国调整投资和消费关系的余地很大。投资是经济增长的推动力,消费是启动内需的关键,二者之间的平衡成为经济增长能否取得持续、协调、快速发展的重要影响因素。走向消费大国的转型与改革,重在实现投资与消费之间的动态平衡。

  一、消费需求能够带来巨大的投资

  未来10年,发展型需求全面快速增长将成为一个基本趋势。不可否认,满足不断增长的发展型需求,要求保持一定的投资规模和投资增速。

  1.基本公共服务投资需求巨大

  (1)公共教育投资需求。实现国家教育发展的基本目标,“十二五”初步估算需要10万亿元左右的投入。

  (2)医疗服务投资需求。实现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均等化的目标,“十二五”至少需要3万亿元左右的投入.

  (3)保障性住房投资需求。按照中央规划,“十二五”期间将完成3600万套保障房建设规模,所需投入资金超过5万亿元。2012年将完成开工建设1000万套,所需资金约为1.3万亿元中改院课题组.“十二五”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政策研究[R],2010-08.。

  2.环保治理投资需求巨大

  2011年,我国环境污染治理投资为6592.8亿元,比上年下降0.9%,占当年GDP的1.39%。以2010年为基期测算,如果未来5年,环境治理投资达到2%的标准,在GDP增速为7.5%的情况下,2015年环保治理的投资总额将达到1.25万亿元,2011—2015年5年累计投资为5.1万亿元。

  表(略)。

  3.文化产业投资需求有相当大的空间

  实现我国文化产业增加值由2011年占GDP的2.75%上升至2015年的5%,2020年8%的目标2010年文化产业增加值占比为2.75%,由此测算,2012年文化产业增加值不低于5%。不少省份(包括海南、云南、广东等)明确提出,到2020年,文化产业占比将提高到8%。,需要大量的投资。按GDP年均7.5%的增速、投资产出系数1.44计算,到2015年,我国文化产业需要投资2.22万亿元,2020年需要投资5.01万亿元。未来5年需要累计投资7.58万亿元,未来10年需要累计投资26万亿元。

  表(略)。

  注:测算假设为GDP年均增长7.5%,文化产业占比年均提高0.58个百分点,投资产出系数保持1.44不下降。

  二、改变投资结构

  消费主导的经济转型不是不要投资增长,问题是投资需要适应消费升级的变化而转型。实现投资转型关键在于改变投资结构,不断加大公益性项目投资和消费供给能力的投资。

  1.投资转型重在改变投资结构

  消费是投资的最终目标,消费结构的改变将对投资结构带来深远影响。总的来看,如果投资不转型,投资消费失衡的矛盾难以解决,经济社会发展失衡的局面也难以改变与优化投资来源。为此,需要改变以重化工业和基础设施为重点的投资结构。短期内可能投资结构变化不明显,但在中长期投资结构将有显著变化:公共需求投资总量将快速扩大,比重快速上升;基础设施投资在保持适度投资总量的同时,比重将稳步下降。

  2.加大公益性项目投资

  适应中国进入公共产品短缺时代公共需求全面快速增长的基本趋势,把投资的重点转向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公共产品领域上,将会起到多方面的积极效果:能够切实推动人口城镇化进程;能够改善国内消费预期;能够有效缩小城乡差距和化解社会矛盾。随着发展型需求的快速增长,为满足发展型需求的基本公共服务投资也将快速增长。应当说,在这方面的投资空间很大。比如,未来10年,估计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需要大概15~20万亿元的投资规模。未来5年,切实完成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需要约4.68万亿元的投资;未来5年,按照一般的要求,环境治理至少需要5.1万亿元的投资。

  3.加大消费供给能力投资

  由于经济结构调整的滞后,许多发展型消费需求并不能得到有效满足。以文化产业为例。要实现我国文化产业增加值由目前占GDP的2.75%上升至2015年的5%、2020年8%的目标,需要大量的投资。目前,美国的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高达20%左右,韩国、日本是15%左右。从现实看,我国文化消费的供给结构和供给能力与城乡居民的消费需求是不相适应的。如果能够加大文化产业的投资,不仅可以将潜在的文化消费需求转化为现实的经济增长,还有望在加快服务业主导的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方面取得重要突破。

  三、优化投资来源

  市场经济条件下,健康的投资结构需要建立在市场主导的基础之上,使投资能够反映市场真实的消费需求。实现投资转型,不仅要改变投资结构,而且还要优化投资来源,让社会资本逐步成为投资的主要来源。

  1.政府主导的投资不能作为投资主渠道

  从现实情况看,政府主导的投资模式越来越难以持续。比如产能过剩加剧、投资的边际效益递减、金融风险增大等。为此,今后不能继续将政府投资作为投资的主渠道。一方面,政府投资要调整存量,重点是调整国有资本配置,以公益性为重要目标加大对社会领域的投入;另一方面,要扩大民间资本投入,尤其是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到教育、医疗、保障性住房建设等领域。由此,逐步解决长期以来以政府投资为主积累的矛盾与问题。

  2.投资的可持续性取决于社会资本能否成为投资主体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投资的可持续取决于社会资本是否成为投资的主体。只有社会资本的投资占大头,经济才有活力,投资才可持续。当前的突出问题在于,政府与国有企业的投资增长过快,民营资本的投资明显不足。稳增长的首要条件是社会资本有稳定的投资信心。尽管实践中有一定的推进,但由于垄断行业改革的滞后,社会资本进入公益性领域和垄断性行业尚未有实质性破题。

  3.拓宽民营资本投资空间,稳定社会投资信心

  投资需求增长会给社会资本带来巨大的投资空间。优化投资来源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以政府投资带动社会资本的投入。初步估计,新增投资的70%左右需要社会资本投入,未来的发展需求给社会资本投入提供了巨大空间。从具体情况来看,当前民营经济发展的主要障碍既有“政策玻璃门”的障碍,更有“利益玻璃门”的阻力。垄断行业的改革不尽快破题,民营资本的进入是很困难的。为此,需要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公益性领域和垄断行业,促进民间资本进入金融、能源、交通和社会事业等领域,尤其是引导和鼓励更多的社会资本和符合一定标准的外来资本进入到教育、医疗、保障性住房建设等领域。此外,把社会资本引入到一些相关的产业当中去。在石油、铁路等垄断行业,必须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让各类资本尤其是民间资本能够进入,这样可改变政府在基础投资领域唱“独角戏”的现状。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