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茅于轼:从制度演变看改革以来财富的创造

作者: 茅于轼   时间: 2014-05-21    已有人阅读过

  记得在10年前,也是在北大,我在一个发言当中提到这个问题:为什么穷国和富国同工不同酬?干一样的活,在穷国的收入低,在富国的收入高。从最简单的劳动 ——在餐馆里面洗碗,到最复杂的工作——当医生或者当教授,为什么一样的劳动,数量、质量都一样,可是在富国钱就多,生活就好?正因为这样,有很多人希望移民到发达国家去。

  这个问题提出了10年,我一直在想自己的答案,今天我把我的一些想法介绍给大家。如果我们比较全世界的富国和穷国,他们确实有一些共同的东西。最重要的特点 就是富国都是一个讲人权、平等、自由的社会,以商品交换为主要资源配置的方式;穷国基本上在这方面都有问题,平等不够,自由不够,人权不够。这是什么道理 呢?二者之间有何关系呢?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交换创造财富。
  在传统的政治经济学里面,认为交换是不创造财富的。劳动创造财富,交换只是产品的转移,因此认为交换是一种多余的东西。而市场经济的特点恰好就是交换,而且交换是创造财富的。
  何以见得交换能创造财富?在什么情况下的交换创造财富?有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交换是两方面都同意的。两方面都同意就说明对自己有好处,两方面都觉得对自己 有好处,那就说明一定有财富的创造。如果没有财富创造,我得到好处你就要吃亏,你得到好处我就要吃亏。现在,你也得到好处,我也得到好处,那岂不是一定有 财富的创造吗?这个逻辑非常简单明了,说明交换是创造财富的。
  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参与交换,都能去创造财富,这个社会的财富就蓬蓬勃勃地创造出来了。我们改革30年的特点,就是大家有机会去参与交换。当然有一种例外,我跟你交换,你也赚了我也赚了,但是把第三方坑了,整个社会财富增加不增加,就不一定了。
  交换创造财富的困难在什么地方?必须是平等自由的两个人交往——如果我胁迫你或者欺骗你,那我就可以剥削你了,只有平等、自愿的交换才能够创造财富。
  从微观上看交换创造财富的过程:一个商品从我的手里转到你的手里,我是卖方你是买方,卖方对商品的估值比较低,买方对商品的估值比较高。卖方有一个价格底 线,低于这个价格我就不能卖了;买方也有一个底线,高于这个价格他不买。这两个底线中间有一个距离,这个距离就是成交价的范围。一旦成交,买卖双方都感觉 到赚了钱,或者是对自己有好处。一个面包一块钱,买方一定认为这个面包的价值超过一块,如果他认为只值9毛钱,他不会花一块钱买它。卖方的成本低于面包价 格,可能是8毛钱,卖掉一个面包能赚两毛钱。
  这个面包成交了,买方卖方都得到好处,这是最简单的交换。
  复杂的交换,比如一个企业的买卖,连场地、设备、工人、技术、专利、市场、管理统统一块儿卖掉,也是从一个价值低的卖方转手到价值高的收购方。
  一个企业从赢利能力低的老板手里,转到赢利能力高的老板手里头,它的生产能力增加了,社会的生产力增加了,对社会有非常大的好处。企业的并购,也是一个从低价值转移到高价值的过程。
  每一个买卖都从低价值变成高价值,因此社会的财富就增加了。
  交换对双方都有利,因此它应该自然地就会实现。可是由于平等、自由这个前提很难实现,一直到19世纪以后,交换才变成一个制度,就是市场制度。在此以前,人 的财产权没有,人身安全也没有,没有自由选择的机会,有各种限制。到了19世纪以后,这些状况发生了改变,才把交换变成了市场制度。
  我们从下面的图表可以看到19世纪前后人类的平均寿命和人口的总数变化。从公元开始一直到1800年,人口增长得很缓慢,寿命增加得很缓慢——当然这两条线 不是很确切,里面发生的一些事我们确实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从19 世纪或者18 世纪末开始,人口和寿命的增长有非常高速度的增加。
  它的原因是什么?我想值得我们所有的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政治家去思考。我的观点是,由于人权逐渐被确定,剥削越来越困难,你要寻求一个好生活就得自己创造,人的聪明才智就用在了财富的创造上。那么交换促进了社会的分工,生产效率大大地提高了。
  下面我想给大家介绍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提出的一个矩阵(下图),花谁的钱,为谁而花?
  第一种情况A 是用自己的钱为自己花,比如说你在超级市场买东西。
  B 这种情况是花别人的钱为自己,比如说你一个月可以报销100块钱的书报费,这是别人的钱,但是买的书报是你自己用的,你一定会尽量买自己喜欢的书,但是你不会节约。
  C 的情况是自己的钱给别人,我一定得省着花,因为我自己要出这个钱,但是我不知道花得对不对头,也可能猜得不对,变成一个浪费。
  D 是用别人的钱为别人,比如你是一个单位的领导,你有权支配一笔钱,这笔钱又不是你自己花的,只是有权审批。
  弗里德曼用这个矩阵批评美国福利国家的一种倾向,本来是自己花自己的钱,拐了个弯,变成政府花别人的钱,用别人的钱为了别人而花,变成最没有效率的D。举个 例子,义务教育是政府花钱,管义务教育的人用别人的钱为了别人的孩子而花。类似的一个情况,就是我们的房地产市场。在改革以前也盖了一点房,那个是怎么盖 的?是计划部门盖的,是D的这种情况。现在这个房地产市场变了,用自己的钱买房,变成A这种情况,因此房地产市场提高了效率,减少了各种浪费。
  我受到弗里德曼的启发,提出了一个生产矩阵,分析用谁的劳动为谁挣钱。
  A
  这种情况是用自己的劳动为自己赚钱。比如说一个独资企业或者一个马路边上的小商小贩,就是用自己的努力为自己赚钱,不会偷懒,一定会降低成本,也没法贪污,钱都是自己的,这是效率最高的。
  B
  这种情况是用别人的劳动为自己赚钱。比如说我是一个小餐馆的老板,我雇两个人帮我打理餐馆,通过别人的劳动为我赚钱,他可能要偷懒的,我就得花时间去监督他。差不多大部分的企业都存在这样的问题,这就有一个监督费用在里面。
  C
  这种情况是用自己的劳动为别人赚钱。最典型的就是义务劳动。义务劳动是用自己的劳动,其实不是为了自己。比如说我们每年到了3月12日植树节的时候,领导扛着铁锹,大家跟着他种树去,这个种树就是义务劳动。为的是别人,效果怎么样?那就不晓得了。
  只要种的时候冒了汗,拍了照,证明我参与劳动就行了。至于树怎么样,很难说,活不活不关他的事。大家知道,在计划经济的时代,大家都是无私奉献,都在干义务 劳动,所以劳动非常没有效率。我只要表现出我尽了力,流了汗,就完成任务了。至于这份劳动到底对社会有什么作用,根本不问。
  D
  这种情况是用别人的劳动为别人。这是什么情况?比如说一个国营企业的经理、厂长叫他的手下人好好干,他就是叫别人劳动,为别人赚钱,跟他没关系,这种劳动肯 定干不好。同样是D这种情况,在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中间还是不一样的。国营企业的老总上头没有人了,虽然上头也有董事会,实际上那个董事会不起作用。
  但是民营企业不一样,民营企业的厂长经理他是打工的,谁雇他?
  董事会雇他,董事会还要监督他,所以情况还是有所区别。
  我再提一个矩阵,这个矩阵叫人己利害矩阵,对别人有利有害和对自己有利有害。也有四情况。
  第一种对自己、对别人都有好处,那是最好的。最坏的是第四种情况,对别人没有好处,对自己有坏处。
  我们应该使一个社会尽量做到第一种情况。
  怎么做到呢?很简单,你要让每个人有权利保护自己。因为这四种情况只有第一种情况是没有人受损害的,其他三种情况都有人受到损害,每个人都有权利保护自己不受损害,其他的三种情况就不可能发生。
  为什么要人权?就是使得每个人有权利保护自己。自己保护自己的力量是很小的,需要国家来保护,需要法院、检察院、公安来保护每一个人,每一个人能够利用这个力量保护自己。如果能够真正做到一个人权社会,每个人能够不受侵犯,只能发生第一种情况,其他三种情况都不会发生。
  下面,我谈一谈第四种情况。
  这个问题很值得我们思考,损人损己,对自己没有好处,对别人也有坏处。这是一种什么情况呢?一般讲,正常人不会犯这种错误,只有疯子才会干这个事。可是我们 中国人干了10年“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干的什么事?就是第四种情况。阶级斗争,我把你斗得死去活来。对我有什么好处?没什么好处。这种事现在大 规模的没有了,但小规模的还是很经常发生的。恐怖分子身上绑了炸弹去炸别人,这是干吗?他就是损人损己。可是他认为这个是最高尚的,你们都是糊涂人,我才 是明白人。所以,一个人受蒙蔽、受错误的信仰误导的时候,这个社会就非常危险。
  这是我的看法。也可能有的人不这么看,认为你糊涂,我才是对的,我的人生目的就是这个。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大家来思考、来讨论,搞清楚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我们改革以来,百姓的自由扩大了,可以由自选择职业、创业、交换、旅行,这本来是完全没有的,现在却越来越多了。由于这个原因,我们的财富得到了非常大的增 长。但我们还不大愿意提平等、自由,人权。所以吴敬琏教授就讲,我们有可能陷入权贵资本主义,就是一个讲特权的市场经济,这是我们可能进入误区的一个非常 值得警惕的方面。

来源: 财新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