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曹远征:当前世界经济走势分析

作者: 曹远征   时间: 2012-02-28    已有人阅读过

  当今世界经济形势扑朔迷离,许多全球性的问题愈发暴露,而且到目前为止,很多难题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在此,除了讨论世界经济形势,最重要是分析欧债走势,这是当前世界经济中最大的风险因素。

  一、当前世界经济的发展变化

  (一)世界经济格局变化,预示经济秩序转变

  当今的世界经济秩序不仅包括金融秩序、货币秩序,还有政治秩序,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建立的,其建立的基础是南北差距。那时,全球很多国家还处于经济未发展状态。随后,世界经济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其发展速度远快于发达国家。到目前为止,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的GDP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几乎相当。换言之,经过60多年的发展,由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一直很快,使过去的南北差距得到了很大的消除。现在发展中国家GDP与发达国家相当,意味着过去建立在南北差距基础上的经济秩序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传统的旧的经济秩序已不能有效运转了,但新的经济秩序尚未建立,这就是我们所处的时代背景。

  由于新的秩序尚未建立,增加了很多的不确定因素,反映出来的问题是什么?是全球经济再平衡的问题。2006年是全球不平衡的高峰。不平衡的增长维持不下去的结果就是金融危机,金融危机是这个不平衡的一个产物,同时也预示着世界经济需要再平衡。表面上看是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顺逆差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分布不均衡,但是背后却是两种经济结构上的重大差异。

  发达国家的居民收入基本上靠资产性收入。在美国,它的个人消费占GDP70%以上;中国个人消费占33.8%。而美国从20世纪80年代末期到现在,工资收入基本没有上涨,美国居民的收入增长是靠资产收入增长,其中最大一部分资产是房产。由于房产不断升值所以个人收入不断增长,再加上美国金融工具比较发达,增值部分可以按揭,因此居民消费相当大的部分都是来自于资产性收入。所以,金融危机在美国表现就是资产价格垮了,资产价格一垮,增值性收入没有了,居民的基本消费难以维持,从而经济发展难以维持,又引致失业率居高不下,因此美国所谓贫困人口增长速度非常之快。发展中国家的居民收入正好相反,基本上靠工资性收入。例如,中国居民收入的绝大部分来自劳动报酬收入,而且储蓄率比较高,消费比较低。所以,中国居民消费只为GDP贡献三分之一左右,48.6%是靠投资,中国经济是一个投资驱动型经济。由于投资消费不平衡一定出现产能过剩,所以要把产品卖到美国去,是美国消费支持中国经济增长。金融危机对于中国意味着什么呢?不是中国金融机构出了问题,而是金融危机使发达国家的消费难以维持,中国的出口受到严重的影响。而净出口在中国经济中所占的比重达到13.6%。那么,对中国经济的伤害也就自然而然地造成了。金融危机是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的产物,它表明世界经济需要再平衡,表面是贸易顺差的平衡,实质是全球经济结构的调整。

  因此,全球经济结构正在发生重大调整,这个调整就是由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实力已经跟发达国家势均力敌,建立在南北差距上的经济体系难以运转,但新的经济体系没有出现。与此同时,传统经济秩序不能运转的一个主要矛盾就是全球经济不平衡,那么建立新的秩序一定要向全球经济平衡方向发展。这个平衡方向发展意味着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结构的调整,也代表着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需要进行结构调整,世界经济才能平衡。因此,2011年11月3日,在G20戛纳峰会上,胡锦涛主席在讲话中全面阐述了中国应对当前国际金融危机,加强全球治理,实现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的立场和主张。可持续增长是目标,平衡增长是手段,只有平衡的增长才能实现可持续的增长,而当务之急是维持强劲增长的势头。

  (二)世界经济新的风险因素

  世界经济在2012年或者短期内会出现什么问题呢?我们看到四个风险因素:首先,世界经济可能出现“滞胀”局面。其次,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还在发展之中,究竟如何?尚且不知。第三,国际金融市场处在大幅动荡之中,这个动荡会给各国经济带来重大的冲击。第四,我们的周边国家、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那些“双赤字”的国家(财政有赤字、贸易有赤字的国家)可能面临严重的挑战,不排除亚洲金融危机再现。

  1.全球经济“二次衰退”风险加剧,不排除出现“滞胀”可能

  从2008年的第二季度开始,由于金融危机的爆发,全球GDP大幅下滑。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出现了G20峰会的机制,最重要一次会议是2009年G20伦敦峰会。在这次峰会上,全球协调推出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共同应对衰退并防止更大衰退出现。这一应对可以说非常成功,2009年第二季度后经济开始上行。到了2011年初,随着经济的强劲复苏,金融危机好像过去了。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太乐观了。2011年第三季度经济又开始下滑,人们才恍然大悟,这次金融危机并没有过去,我们还是在危机之中。

  与此同时,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的负面作用已经开始显现。尽管美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扩张,但是美国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还是收缩的,其结果就是货币被溢出,溢出的结果是物价上涨。我们看到经济下行但物价上行,这个时候有可能出现滞胀的局面。面对这样一个问题,各国政策陷入两难,如果不采取积极的、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经济有可能衰退;但是如果采取积极的、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经济不一定有大起色,物价会更加高涨,这是现在全球所谓的政策困境。这是个大风险。

  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经济摇摇晃晃总处在衰退的边缘,问题是衰退了政府有能力救吗?美国国债占GDP已接近百分之百,两党之间为国债上限的提高争议不断,现在又为了减少赤字而激烈讨论,美国财政可持续能力是值得怀疑的。

  欧洲经济已经进入衰退,预计2012年全年增长可能为负值。为应对衰退,需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大家知道欧洲的财政已经没有能力,欧洲货币政策又是怎样?欧洲的货币当局已经开始担心了。欧盟的标准是通货膨胀不能超过2%,但目前已经超过了2%,于是2011年加了两次息,但是现在似乎也不顾这个目标又开始减息,欧洲央行认为衰退可能持续比较长,所以要提振经济。

  在发达国家唯一表现比较好的是日本,日本的经济是在2011年的第二季度以后开始上升,原因很简单,日本地震灾后重建,日本大规模的财政开支支持经济上升。但是我们看到日本的国家债务负债率全世界最高,超过GDP200%,人们担心这种刺激的持续力度有多大,能否长期刺激下去,如果不能这个势头是不是也会往下走?

  德国经济其实2011年也一直在往下走。2011年以来欧美国家经济增速出现快速下滑,失业率在欧元区现在是9.9%,美国是9.3%,都在高位。在2010年,尽管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相对缓慢,但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强劲,呈现出一个“双速增长”的格局。但是,我们发现“双速增长”的世界又发生新的变化,即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速都在下滑,包括中国经济增速也开始下滑。那么这个状况说明很可能世界经济进入了一个长期低迷的时期,也就是说世界经济结构正处于调整的起步阶段。从人类过去的历史经验看,如果出现经济长期增长,一定要依赖于技术进步,但是我们现在看不到任何一项可以带来重大规模效益的技术进步苗头,尽管未来技术进步的方向可能是低碳经济,但是你看不到哪一项低碳技术可以与蒸汽机、内燃机、互联网、计算机这样一个在某一个工业技术领域的革命性变化。如果没有这样一项具有规模效益意义的技术进步,那么世界经济还是会陷于长期低迷之中。

  世界经济可能陷于长期低迷对于中国经济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我们知道中国经济出口比重如此之大,世界经济低迷意味着世界市场的萎缩,客观上加剧了中国出口导向型经济不可持续的问题。2011年出现的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表面上看是融资难,背后更重要的是出口企业的困难。出口企业的困难反映出三个问题:第一是人民币升值;第二是劳动力成本上升;第三是市场萎缩,这表现在库存积压严重,流动性出现困难,因此需要融资。表面上看是一个金融问题,但核心是一个出口导向经济能否维持的问题。

  2.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还在发酵之中

  欧洲的问题更令人担心,欧洲债务问题演化下去,接近的结果就是欧洲必须开动印钞机支持欧债。央行通过扩张资产负债,通过印钞机印钞票购买欧洲债券来支持欧洲经济,避免欧债危机导致经济的崩溃,这样就会出现滞胀,这是一个风险。第二个风险是,欧元区PMI指数在急剧下滑,欧洲的所有指数都在下滑,预示着欧债危机可能向核心国家蔓延。现在法国的债务开始出现问题了,是很不好的一个信号。12月欧洲国债拍卖市场非常脆弱,未来的风险究竟怎么样?很难预测。2011年10月份希腊债融资成本达到48%,意大利融资成本已经7%左右了,一般认为超过7%债务危机很容易发生。欧洲债务特点就是靠新债还旧债,新债成本如此之高就借不起,那么新债发行不出去,旧债就还不了。从目前的情况,2012年2~4月份又是还债高峰,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尽管欧盟峰会出台了新的方案,但这个新方案在2012年3月份以前能够做到吗?如果做不到,欧元将面临新的挑战,预示着债务危机将继续恶化,这个恶化对于欧元区的存在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偿债风险在进一步发酵中,发酵的意思是指欧洲债券持有人是各国银行,如果欧债出了问题,银行就要连带出问题,银行又是全球互相关联的,而且很多银行是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它出了问题意味着全球金融危机会再一次产生,而且影响远远甚于上一次。

  3.国际金融市场处在大幅动荡之中

  正是由于全球经济增长的阴影,尤其是对欧债发酵的担心,金融状况持续恶化、全球股市大幅下滑、市场波动,那么大宗商品价值不管是农产品、能源还是金属都是大幅波动的。债券市场也出现了严重的分化,由于欧债的收益率大幅飙升,意味着利率大幅升高,相形之下日本、美国国债收益率却持续下跌,出现一个分化。上述分化意味着什么?全球为了避险,资金开始流向美国,于是美元走强。由于汇率价格是相对的价格,人民币是盯住美元的,人民币相对于美元贬值,美元升值。如果看实际有效汇率,人民币跟欧元、日元涨跌互现,唯独跟美元大幅升值。这个很大程度上表明不是人民币升值,而是美元的贬值或升值引起人民币升值或贬值。金融危机时美元持续贬值,因此相对地人民币升值;现在由于欧债危机严重,资金开始流向美国,美元出现升值迹象,于是人民币贬值。此前美国也出现所谓的债务危机,但是美国是有偿还能力的,只不过是用印钞机偿还的,票子变得不值钱了,却不会违约。然而欧洲违约风险却是真实存在的,为了回避风险,资金开始流向美国、日本,出现了美元和日元的升值。但是,一旦美国、日本经济形势恶化,资金又会流出,于是国际短期资本流动变得没有方向感,这自然会引起国际金融市场的大幅波动。

  4.“双赤字”国家面临严重的挑战

  在这样的情况下,新兴市场金融稳定受到了挑战。2009年以后由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势头良好,资金全部流向发展中国家。但是,从2011年开始资金的流动方向就变了,先是流出后是流入,最近又大幅流出。对中国而言,我们要关注的一个指标是外汇占款,外汇占款在2011年10月份第一次出现下降,也就是说买外汇的人多了,卖外汇的人少了,所以外汇占款下降。在当前制度下,外汇一定是卖给人民银行的,人们卖得少,外汇占款就下降了。外汇占款下降的宏观经济意义就是央行要补充流动性。外汇占款是通过发行人民币来购买外汇,如果外汇占款变成负增长意味着人民币发行受到抑制,市场流动性偏紧。市场流动性偏紧对应的一个政策就是补充流动性,补充流动性最重要的办法就是降低准备金率。如果将来顺差减少,这个机制会不断地出现。但是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下调绝不会是货币政策的转向,道理很简单,它被外汇占款对冲了。

  流动性下降使新兴市场金融稳定受到影响,新的风险出现了,就是“双赤字”新兴市场国家,即财政有赤字、经常项目有赤字的国家,比如说我们周边国家越南。越南常年贸易逆差,它需要外汇流入,需要外商直接投资,需要外商的资金流动到那里变成外汇来支付进口需求,资金流出亚洲对它来说就是没有足够的外汇支付进口,进而可能引发越南盾大幅贬值。亚洲金融危机就是货币危机,就是汇价大幅调整。类似这样的国家有印度、南非、巴西,金砖五国中有三国都是双赤字的。人们担心亚洲金融危机还会重现吗?大家注意这不是危言耸听,11月东亚峰会上,人们讨论的一个话题就是避免欧债危机向亚洲传递。

  2012年世界经济不乐观,这个不乐观并不是说悲观,而是个客观的表述。所谓客观是说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我们不能用旧时代的观念看待现在的问题。二战后到目前为止,经济高增长阶段基本过去了,现在开始一个新的阶段。这个是旧时代的终结、新时代的形成,只不过新的世界、新的时期是一个什么情况我们还不能完全确定。但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我们需要更紧密的全球合作,需要改善全球的增长质量,才能使世界经济可持续,可持续的手段一定是通过全球经济的平衡增长。当务之急就是世界各国携起手来使世界经济又有一个强劲的增长,在增长中解决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否则就没有出路。

来源: 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