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唐钧:社会分配大格局下的社会保障制度

作者: 唐钧   时间: 2013-01-03    已有人阅读过

  从2005年到现在,中改院已经讨论了有关“收入分配改革”话题整整6次。今天讨论的主题是“消费主导 民富优先——破题中国收入分配改革”,又有很多学者很规范地用很多数据和理论来说明这个“破题”。但是,可能我们忽略了一点,就是这6年当中,中国社会的社会心理、老百姓的心理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我们一直在讲我们重视社会分配改革,但是这个“题”却始终没有“破”,这对老百姓的社会心理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影响。到今天,中国社会已经不是简单的“仇富”了,我4000元,他挣2000元,他就有理由“仇”你社会心理这个问题可能更严重。当今世界,所谓的这样那样的“革命”,其实都是社会心理、社会情绪引发的。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要提出来,各级政府都要注意这个问题。对社会心理的问题我们不要等闲视之,要改变一下我们的思路,就是从可操作的角度来看问题、谈问题。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收入分配大格局下的社会保障制度》,我是想举个例子,与时俱进很重要。我在很多场合都讲过,社会保险到现在恐怕已经是一个过时的制度。譬如说,一个人20岁参加工作,参加保险,一直到60岁领取养老金,在这40年当中,这个制度有没有变化他到60岁时领到的养老金,是他20参保时得到的那个承诺吗?肯定不是。我不敢说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这样,但绝大多数国家都这样,肯定没错。这个问题说明了什么,说明我们领取的养老金其实是我们退休的时候,当时的社会财富进行分配的结果,而不是现在告诉我们的保险计算的结果,保险计算其实只是一个说法。

  保险机制的“可持续性”有两个前提:一是不断的有人参保;二是积累的资金可以投资保值增值。但是这两点在今天来讲都有风险。商业保险遭遇这样的风险,但它仍然能够生存发展,因为商业保险的“标的”是一个确定的金额,譬如说若干年以后每月给1000元,这是靠精算能够做到的。社会保险的“标的”不一样,它保的是基本社会保障,是政府对民生的一个承诺,也就是40以后,如1000保障基本生活不够的话,政府就要补贴。

  我们现在很喜欢讲顶层设计。但现在的社会保险的顶层设计有一个大问题,我们老在这里算计,那里算计,算来算去就是想办法让参保者多交钱,少发钱。当然,这个算计目前还没有成为事实,但是已经造成了人心惶惶。社会保险,从形式上讲,是国家和劳动者双方形成的一种社会契约,因此国家财政就要承担“保底”的责任。比如说上海市的领导常在念叨,养老保险一年要财政补贴100个亿。这笔钱就应该政府补贴,因为这是政府设计和实施的社会保障制度以及其他相关政策、制度共同作用的结果。我建议,我们应该从社会再分配的角度看待养老金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在某个时段有多少老人需要养老金,我们可以拿出多少钱进行分配,先把这个大盘子定了,然后再考虑各个方面的问题。

  举个社会保障的例子,我想说明的是,我们能不能换换思路,在社会分配上,我们也要制定一个长远的计划。GDP当中,或者是国家财政当中,我们可以拿出多大的份额进行分配,然后列出所有的相关因素作出分析,最后再考虑怎么进行分配,这样思考问题可能更具有可操作性。

  在当今世界上,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绝对的公平是没有的。譬如我们讲富人的身价时,其实这个“身价”和“财富”中又有多少是投入到生产和经营当中的呢?这并不是他的可支配收入。如果我们单纯强调平均的话,是不是把市场经济最基本的东西抹煞了。美国有个说法,最富裕的1%,大概占了社会财富20%多,而最富裕的10%,占有的财富大概是40%多,剩下的50%多是给中产阶级、劳动阶级进行分配。我不能说我们应该怎么样,因为我不是研究这个的,我的意思是我们也可以考虑在收入分配上有个说法。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