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未来30年强国的改革路线图

  时间:2010-06-03   浏览次数:0

  ——评《第二次改革》

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 周天勇 

经历“而立之年”的中国改革向何处去?著名改革研究专家迟福林教授给出了他的答案——《第二次改革》。这是作者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第二部专门讨论改革的新作,也是作者近几年对改革反思和前瞻的又一系统性成果。书中的诸多观点给人很大的启发。 

为什么提出“第二次改革”?因为中国需要寻找一条未来30年的强国之路。作者认为,我国从传统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的改革,从总体上说成功地实现了预期的目标,由此使我国从生存型阶段开始全面进入到发展型新阶段。但是,发展阶段的变化和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将逼迫我国加快由生产大国向消费大国的过渡,以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由生产主导型向消费主导型的转变。这个具有历史性意义的“第二次转型”能否顺利实现直接依赖于第二次改革。的确,刚刚到来的2010年是中国改革发展十分关键的一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低碳经济时代节能减排的新要求、国内经济社会发展的结构性矛盾交织在一起,预示着三十年后的中国又处于发展转型的十字路口。到了十字路口,是直着走下去还是拐弯?究竟要走到哪儿?走不好,会不会掉下去?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作者强调,只有实现第二次改革的实质性突破,才能顺利走上中国未来30年的强国之路。 

“第二次改革”的目标是什么?实现发展方式转型。作者认为,我国现行的经济增长方式存在结构性和体制性矛盾,例如投资消费出口失衡、服务业比重徘徊不前、城市化进程滞后于经济发展、资源环境压力加大等,深层次原因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不到位,制约经济增长方式转型的体制因素尚未消除,并与特定的宏观经济形势结合在一起,不断固化现有的经济增长方式。更为复杂的是,我国当前的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紧密关联,甚至在某些方面形成双向传导和相互强化的态势,而这些又与政府转型滞后直接相关。为此,作者开创性地提出了“发展方式转型”的概念,包括三层含义:一是强调经济增长方式转变,更大程度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充分发挥内需在经济增长中的重要作用;二是强调社会公共需求转型,构建发展型社会体制和政策体系;三是强调政府转型,建设公共服务型政府。 

如何推进“第二次改革”?作者系统地提出了三大时代的改革与转型,即消费主导时代的改革、公共产品短缺时代的改革和政府转型时代的改革。公共产品短缺和政府转型是作者在2003SARS危机之后就开始着手研究的重要问题,在近几年的诸多论著中较为全面地阐述了这一问题。消费主导时代是作者在本书中的一个重要创新,我就此谈谈自己的看法。

作者认为,改革之初,我国国民经济属于短缺型经济,经济体制改革的迫切任务是解决有效供给问题。经过30年的改革发展,有效供给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相反,有效需求不足开始成为国民经济的常态。进入后危机时代,这个矛盾进一步凸显。因此,作者提出,未来一个时期的经济体制改革需要服务于扩大内需的基本要求,着力调整消费、投资、出口结构,三次产业结构,城乡结构,收入分配结构和所有制结构,通过市场化形成扩大国内投资需求、消费需求的体制保障。

我特别赞成作者所提的加快推进城市化战略,实现扩大内需的思路。作者认为,城市化不仅是多种经济资源向城市集中的过程,更是人本身的变化,包括就业从农业转向非农产业、居住地由农村转到城市,最终使农民转为市民。从应对危机、扩大需求角度看,城市化的发展过程,将在城市基础设施、住房、公共服务、农副食品等多方面产生巨大需求,这将成为今后相当长时期内我国经济持续较快增长的强大动力。可以说,城市化是促进消费、构建消费大国的战略性举措。

从现实情况看,以人均GDP发展为标志进行发展阶段比较,我国城市化水平比一般国家低了l5个百分点,结构上呈现工业化超前和城市化滞后的状态,也形成GDP结构、就业结构的严重扭曲。这是由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1960年起开始的反城市化道路和政策所致。但是,1978年以后,并没有真正从理论上认识城市化对于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性,在推进城市化的战略、体制和政策上,是犹豫和半推半阻的。城市化滞后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一系列问题:服务业发展严重滞后,劳动力容纳领域狭小,农业剩余劳动力无法顺利转移,就业十分困难,劳动力剩余和实际的失业问题相当严重;抑制城市化和人口、资源、要素、生产力、市场等的集中,分散的发展模式,对土地、能源和其他资源的消耗巨大;人口、工业的分散居住和发展模式也对生态环境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和破坏,并且分散的居住和工业形成的污染。

为此,作者强调,转变城市化滞后于工业化的格局,重要的不是减缓工业化的速度,我国工业化的水平与质量还需要有大的提高;关键在于加快城市化进程,使我国城市化率在5-10年内从45%提高到55-60%,由此为扩大内需创造更大的空间。从现实情况看,要推进城市化,需要在改变城乡二元制度上有大的行动,要在继续推进工业化和新型城市化的过程中,下定决心改革户籍制度、农村土地制度、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及城乡公共资源配置方式。 

最后,在本书的结语中,作者提出了一个关乎全局、影响长远的重要命题——“第二次改革:走向结构性改革”,认为,当前我国面临的体制矛盾呈现出明显的结构性特征,主要表现为体制与体制、政策与政策、体制与政策的不协调,比如,宏观经济政策与宏观体制的内在矛盾,投资消费关系失衡中的市场体制因素和社会体制因素。由此,作者提出,推进第二次转型的关键在于改革,即推进以经济增长方式转型为主线的经济体制改革,推进以社会公共需求转型为主线的社会体制改革,推进以政府转型为主线的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这既是对现实问题的深刻揭示,也是对未来改革趋势的基本判断,具有重大意义。

迟福林是学界著名的经济学家,他及他领导的海南发展与改革研究院,在理论和政策研究方面提出过不少真知灼见,为学术界许多同志所赞同,并为中央有关部门在制定政策时参考和采纳。看罢此书,掩卷默思,一幅“中国未来30年强国的改革路线图”屹然浮现眼前,让人倍感欣喜。故向每一位关注、关心、支持我国改革事业的朋友推荐《第二次改革》。

来源: [关闭] [收藏] [打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迟福林
研究员 博士生导师
  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中国(海南)改革发..
  • 厉以宁:贯彻新发展理念深化供给侧结..
  • 韩俊:农地承包期合计达75年 强调给..
  • 迟福林:以实体经济为重点深化供给侧..
  • 赵晋平:为推动更加普惠平衡的经济全..
  • 魏建国:保持对RCEP的战略定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