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郭濂:以互连互通促进亚洲经济体的发展

—— 在“增长、转型、改革——未来10年的新兴经济体”国际论坛的演讲

作者: 郭濂   时间: 2013-11-02    已有人阅读过

   最近部分亚洲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发生了较大的动荡,要求我们对亚洲经济体的特征特别是资金的流动和形式进行分析。亚洲新兴经济体曾经是引领全球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力量。但是最近新兴经济体增速放缓,出现了一些金融动荡,特别是资本市场动荡的内部原因主要是贸易、财政双赤字,经济结构不合理,经济体系比较脆弱;外部原因是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GE来回摇摆、退出,造成了退出预期,以及大宗商品的需求量下降、价格下降,而有些亚洲新兴经济体国家是资源输出国。未来亚洲新兴国家中资本市场开发大,国内经济结构严重的国家,以及资源输出国家的风险相对较高。

  关于资本开放与流动,上海自由贸易区也面临着选择,资本开放对自贸区的影响至关重要。我们认为亚洲新兴经济体爆发亚洲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比较小,9月有些国家的资本市场出现一定的回稳迹象。有人说会不会出现1997年一样的经济危机,我们认为1997年之前多数亚洲国家的汇率是僵化的,当前,这些国家的汇率灵活性大幅增强,汇率贬值在一定程度上释放了外部冲击的压力。另外,当前亚洲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外汇储备也超过了20世纪90年代的水平,应对资金流出的能力相对提高。如今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越南等国家的债务水平虽然没有明显下降,但考虑到大多数债务是内在的,而且绝大多数是本地计价,降低了危机传导的可能性。加上新兴经济体对市场的依赖性降低,东盟自由贸易区将于2015年全面实施“10+1”自由贸易区。

  第二个问题,互联互通的新兴经济体共同发展,新兴经济体应该要加强合作,构建安全合作的机制。2013年10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同周边国家共同努力,建立好丝绸之路经济带,构建21世纪的海上丝绸之路。为了给国家和开发银行提供决策支持,最近我们开展了联盟泛亚铁路研究,我们和有关机构将共同努力开展进一步研究。

  互联互通包括三个层次的内容,一是基础设施,二是标准,三是人文。互联互通有利于推进亚洲新兴经济体抱团取暖,促进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区域一体化,为人文资本要素便利化创造条件,提升产业链,增加产业链的价值,实现共同繁荣。互联互通对基础设施有重大的机遇,对航空、电网等投资据说有数万亿美元,将为经济体带来发展的重大机遇。目前亚洲新兴经济体基础设施虽然有所改善,但是总体与发达国家相比有较大的差距,这中间存在着软件和硬件的关系,特别是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比较薄弱,主要是要素、人员和产业之间的关系。当务之急是理清各方支持的项目清单和实施方案,并创新互联互通的模式。

  第三,推进互联互通面临的问题和建议。目前亚洲新兴经济体互联互通合作增进缓慢,有多种因素影响,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项目回报大,投资瓶颈突出;二是部分新兴经济体的财力薄弱,无法承接大力的投资;三是受合作国的影响大,各国政府的内部协调成本高,项目推进缓慢。为解决这些问题,开发银行通过着眼于全球区域合作发展,通过和东盟联合体等区域性组织,以及与亚洲新兴经济体各国政府沟通,探索互联互联的发展模式,为此,我们要完善《互联互通规划》等八项规划,完善公路、电力、电信等的互联互通方案,增强互联互通的可行性。为了解决投融资瓶颈,提出了解决方案。目前为了促进亚洲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使亚洲新兴国家、亚洲国家在保增长、调结构方面能够做出贡献,中国将参与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对于促进亚洲国家互联互通,促进亚洲国家经济一体化,促进亚洲贸易自由化具有较大影响。

  我认为在提供跨领域的项目时,需要同步解决下述问题。第一个问题,关于辨证关系,加大基础设施投资要将保增长和调结构相结合。加大基础设施的投融资平台对保增长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调结构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还要进行研究,部分研究发现新兴经济体国家经济结构不合理,金融体系脆弱,加大基础设施的投资要避免产生财政负担。但是如果能够建成中国和非洲国家目前的模式,比如说贷款换工程等,就是一个好事,对不是资源输出国的亚洲新兴经济体来说,要考虑投入产出比。二是沟通问题。成立亚洲银行不仅是设立一个投融资平台,还要加强宗教、法律、监管等方面的交流和沟通。就拿中国来说,中国在建筑方面的实力在全球是数一数二的,进度非常快,质量也不错。如果中国企业参与互联互通亚洲基础设施的建设,如果中国的比例低了,工程方面就会受影响,不同的国家在施工标准方面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三是担保问题。对资金来源不足的国家如何解决担保问题,这是一个瓶颈。中国经过30年的摸索已经形成了良性的基础设施机制,二三十年前中国是没有人愿意投入资金进行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的,但现在已经形成了良性的机制,各家银行都愿意投入,而很多亚洲国家还没有形成这样的机制。在中国可以用土地、矿山未来的收益作为抵押,可以创立资源换工程、资源换贷款等模式。四是融资问题。有的新兴国家在大型的基础设施方面不仅资金短缺,而且缺乏技术和经验,即使国际招标也要用到当地的工人,这些熟练的工人需要进行培养,因此在筹建过程中一定要做到与融资相结合,提供工程方面的知识技术和经验培训等服务。五是诉求问题。建立互联互通的高速公路对不同国家在保增长和调结构的贡献度是有区别的,但是各国都需要承担还款义务,要协调投入产出形成的不同利益诉求。工程的前期进度,相关国家在搬迁方面肯定有差异,做大型的跨国设施,按时开工等方面会产生木桶的短板效应。六是收益匹配问题。对于可提供贷款的一般银行,可以在收益方面进行匹配。但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定位是基础设施投资,仅限于为基础设施提供服务,主要是提供大额长期的贷款,很难像一般的银行依靠短平快、收益高的项目弥补收益低的项目,所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资金来源、结构成本方面优于一般的银行。如果大量的依靠发债,可能就会有一定的困难。但是对投资银行没有“保本威胁”就另当别论,但是有这样的表述,即按照市场原则投资经营,同时加强基础设施的公益性职能,公益性职能和市场的辨证关系如何处理,一般是运营管理的问题。不同的国家对大型基础设施的运营管理是有差别的,需要考虑项目建成如何保证安全高效,需要开展一系列的培训工作,保证整体工程的运行效益。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