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厉以宁:社会资本和信誉

作者: 厉以宁   时间: 2014-04-11    已有人阅读过

   社会资本既然由人际关系所构成,其核心便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信任。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能否延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能否长久维持,是靠人的信誉支撑的。任何一个进入市场的人,只要这个人讲诚信,重信誉,同他打交道的人就会对他产生好感,认为这个人值得交往,于是这个刚刚进入市场的人就不会是孤立的,在他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别人就会扶他一把,拉他一下,他的社会资本就起作用了。因此毫无疑问,信誉是最重要的社会资本。

  我到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度尼西亚考察时,曾多次同当地华人、华侨一起座谈。那些华人、华侨几乎每次都要谈起他们的祖辈从福建、广东初到异国谋生时的体会,这就是:不怕刚来的时候两手空空,一无所有,人生地不熟。怎么办?一要勤劳,埋头干活,能吃苦,能干活,就能有一碗饭吃。二要为人诚实,讲信用,这样,在需要别人帮助时,同乡、同学、同事总会出手相助。这些就是社会资本的作用。我在法国、德国、英国等国家考察时,也遇到了一些来自浙江的华人、华侨,他们同样告诉我们有关他们的祖辈、父辈或他们自己到西欧来创业的经历和体会,他们的体会同东南亚的华人、华侨是一样的,一要刻苦耐劳,二要讲诚信。

  总之,所有到外面(包括国内国外)闯荡市场的人都有同样的认识,有了信誉,就会有熟人,有朋友,而且熟人、朋友会越来越多。反之,即使一个人原来就有同乡、同学、同事,或有亲戚、朋友在市场上,但这个人的信誉差,那些同乡、同学、同事、亲戚、朋友都了解这个人的品行,不同他来往,他的社会资本也就消失了。

  社会资本的积累和社会资本的消失,可能都在一念之间,甚至一个商店以前靠祖上好几代人的诚信而开创的业绩,就在后代继承人那里因不讲信用、失去信誉而很快垮台。这种情况虽然在华人华侨圈子里并不多见,但也不是不曾有过。无论在东南亚还是在西欧,华人华侨提起这样的事情时,他们全都叹息,说“见利忘义”、“因小失大”,太可惜了,在商界混不下去了,只好灰溜溜地离开这里,或者回到故乡,或者又去到另一个新的地方从头做起,甚至连姓名也改了。他们还说:“如果这样的人再不痛改前非,将来还会犯错误的。”

  在谈到突破法律底线的处罚时,应当懂得“有法必依,执法必严”的原则必须被遵守的重要意义。为什么要把执法严格与否的问题看得如此重要,正因为这同前面已经谈过的侥幸心理的存在有关。一些人在利益的引诱下,违法进行损人或损害公共利益的活动,其动机中就包含了侥幸心理作祟,即认为这不可能被发现,或者被发现的概率极低或被发现后受到处罚的可能性极小。侥幸心理助长了某些人的弄虚作假的行为。唯有严格执法才能使弄虚作假者受到应有的处罚。

  要知道,在任何市场上,不管什么样的人际关系都可以被看成的互助合作关系。这种互助合作关系,可能是有形的,也可能是无形的;可能是自觉的、有意识的,也可能是不自觉的、意识不到的或根本感觉不到的。清朝后期东北地区开禁后,大批山东人离乡背井,从水路、陆路分批来到东北,时间长达几十年,也许上百年。移民们来自山东不同的府、州、县、乡镇。他们之间,有相识的,更多的是根本不相识的。但这么长的时间内,他们作为闯关东的移民不都处于互助合作的关系之中吗?后到东北的移民,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应当感激比他们早到东北的祖辈、父辈们。路是谁开的?桥是谁建的?土地最早是谁垦荒耕种的?村里的房屋最早是谁建起来的?沿途的小饭馆、小客栈、小店铺是谁开办的?……不是全靠先来到东北的山东老乡吗?这不是广义上的互助合作关系吗?先来的移民帮助了后来的移民的大忙。但是,后来的移民不一定是先来的移民的亲人或同一个府、同一个县、同一个乡镇、同一个村庄的人或他们的后代。但大家都是互助合作者,这是没有错的。既然大家都是互助合作者,那就一定要互信,互助合作关系始终是依靠互信维持的。

  互信就是双方都以诚相待。这也是彼此必须遵守的基本原则。只有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双方的社会资本才有可能不断增长。互信是进一步合作,进一步开创事业的出发点。

  任何人都应当懂得西方社会流行的一句谚语:他骗了所有的人,最后他发现,原来他被所有的人骗了。这句谚语的意思是:一个人说假话,骗人,可以得逞于一时,但日子久了,当别人都知道他一贯说假话、骗人,也就对他说假话,骗他,所以最终他被所有的人骗了。

  如果社会上人们普遍缺少信用,不讲诚信,社会将陷入信任危机状态。假定发生了信任危机,社会经济的运行将无序,日常生活也将因无序而陷入混乱之中。

  人是不能离开预期的。无序使人的预期紊乱,最终无法预期未来,甚至无法预期明天。无法预期明天将会发生的事情,人们只可能抱着“混日子”的想法,社会经济的运行全都被认为“不可知”,社会也就停滞、倒退,连最后的归宿都在茫茫然不知所去的失望中。

  因此,恢复诚信,增加人们彼此的信任度,绝不是一件小事,而是关系到一个民族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人们经常提到的“末日情绪”,并不是指某种宗教的预言,也不是指某种自然灾难的即将来临,而在更多的情况下是指社会信任的丧失。

  社会底线:法律底线和道德底线

  社会资本是靠多年的累积而形成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依靠自己多年来同别人的交往,依靠自己的信誉,一步一步地使自己的社会资本增加。你帮助过别人,你也得到过别人的帮助;你讲诚信,别人也对你诚信,社会资本之所以是无形的资本、无形的财富,秘诀全在于社会上存在着人人都遵循的社会底线。

  对任何一个人来说,信誉的积累绝非一朝一夕之功。信誉不是刻意追求而建立的。一家企业,同样如此。比如说,品牌是最宝贵的,品牌来自信誉。通过企业多年的努力经营,才创下了自己的品牌。品牌一旦建立了,就要靠信誉来支持它,维持它。企业懂得,品牌来之不易,信誉也来之不易。企业从上至下,都懂得珍惜品牌和珍惜信誉的必要性。

  信誉靠多年累积而成。但信誉由好变坏,从有到无,很可能就在一次,正如大堤溃塌一样,一旦溃塌,前功尽弃,以往多年的艰苦努力,一瞬间就化为乌有。

  那么,为什么总有人或总有企业不顾信誉,去做违背诚信的事情?大体上有三个原因。第一,认为被发现弄虚作假的概率很小,干一次丧失信誉的事情,很可能不会被别人察觉到。第二,认为即使被发现了,被处罚,或者被罚款,作为补偿,但成本相形之下仍是低的,很可能低于所获得的好处。第三,高利润率的诱惑。这三种情况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存在侥幸心理,所以在利益的诱惑下就弃信誉于不顾了。实际上,对任何一个弄虚作假、丢弃信用的人或企业来说,所付出的代价都是极大的,因为信誉的丧失意味着社会资本的丧失,也意味着社会人际关系的破坏。何况,一个人或一个企业,在丧失信誉后要想再恢复信誉,重建信誉,很难很难。也许要花费更大的代价、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才能略有成效。

  诚信关系到人人应尽的社会责任问题。有两条社会底线,任何人、任何企业都不能突破,一条是法律底线,一条是道德底线。

  法律底线无疑是至关重要的。在社会经济生活中,任何人、任何企业都不能越过法律底线去从事违背法律法规的活动。任何活动,一旦违背了法律法规,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时必定丧失了信誉。当然,这里也有另一种可能,即由于种种原因而酿成冤假错案,把无罪的定为有罪。但只要真相大白之后,被冤枉的人的信誉会被公众所恢复。这并不等于法律底线不存在。

  道德底线同样至关重要。失信、违约、任意撕毁协议、欺骗等等,即使尚未突破法律底线,但已为道德底线所不容。在社会经济活动中,突破道德底线一样被人们所厌恶、不齿。丧失道德底线的行为,等于自毁社会资本,自毁社会人际关系。

  政府工作人员一样,也应该牢牢地守住法律底线和道德底线,这是他们最起码的社会责任。要知道,任何一个政府工作人员都代表着政府的形象,所以他们都应当加强社会责任,而对这一社会责任的最低要求就是守住法律底线和道德底线。

  对任何人、任何企业包括政府任何工作人员来说,社会责任当然不限于守住法律底线和道德底线,但这毕竟是一条最后的防线。或者说,法律底线和道德底线应当是起跑线,对自己应有更高的要求。

  在谈到突破法律底线的处罚时,应当懂得“有法必依,执法必严”的原则必须被遵守的重要意义。为什么要把执法严格与否的问题看得如此重要,正因为这同前面已经谈过的侥幸心理的存在有关。一些人在利益的引诱下,违法进行损人或损害公共利益的活动,其动机中就包含了侥幸心理作祟,即认为这不可能被发现,或者被发现的概率极低或被发现后受到处罚的可能性极小。侥幸心理助长了某些人的弄虚作假的行为。唯有严格执法才能使弄虚作假者受到应有的处罚。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