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对公平的深层次理解

作者: 厉以宁   时间: 2011-01-10    已有人阅读过

一、收入分配的合理差距问题

公平问题在经济思想史中是一个反复被人们所研究和争论的课题。在不少人看来,收入分配有差距,财产持有状况有差距,都表明了不公平的存在。从表面上看,这种看法并不算错:既然人人生而平等,为什么分配的结果却是有人有钱,有人没钱?有人钱多,有人钱少?分配的这些差距反映了社会中的不公平。但这种看法是不确切的。如果要深入研究的话,那就要询问:有钱没钱,原因何在?钱多钱少,因何而来?钱多钱少的差距有多大?这些疑问不弄清楚,很难得出公平还是不公平的论断。

比如说,有钱,是依靠自己出力挣的;没钱,是因为懒而不愿去工作,或者是恣意享受,大把大把地挥霍掉了,能说这不公平吗?又如,两个人在同样的环境中工作,一个人勤勤恳恳,成绩卓著,挣的钱多,另一个人疲疲沓沓,成绩平平,挣的钱少,能说这不公平吗?再说,收入差距多大可称做不公平,收入差距多小可算公平,这也是大可讨论的。可见,我们一下子很难就收入分配的差距作出公平还是不公平的判断。

反过来说,假定把收入的平均、财产的平均看成是公平,似乎只要人人的收入、财产一样多就实现了公平,那将是更大的误解。这种误解对经济的发展、效率的增长都是十分有害的。

我已经在自己的好几本著作中就收入分配与公平问题发表过看法,参阅厉以宁:《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第十六章第一节“收入分配的合理性问题”,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股份制与现代市场经济》,第二章第三节“市场经济与收入分配之间关系的进一步探讨”,江苏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经济学的伦理问题》,第一章第三节“关于效率与公平问题的深层次思考”,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5年版。现在先把我在那些著作中陈述过的观点作一些归纳:

公平首先意味着机会的均等,即在社会经济生活中,人们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客观上不存在对某些人的歧视。收入、财产的平均化是平均主义的体现。把平均主义理解为公平,是对公平概念的曲解。把公平理解为机会均等,要合适得多。

那么,能不能把公平理解为收入分配的协调呢?这种理解是有道理的,但需要指出,收入分配协调不等于收入分配的均等,实际上,收入分配协调已经包含了收入分配合理差距的意思,因为合理差距的存在也是收入分配协调的一种形式。加之,把公平理解为收入分配的协调,同把公平理解为机会均等是统一的。这是因为,只有在机会均等的前提下参与经济活动,人们才能真正凭借自己的努力程度而获得应有的收入,从而尽管收入分配有差距,但这种差距大体上能保持在合理的范围内。反之,如果人们是在机会不均等条件下参与经济活动的,那么收入分配差距的过大将会难以避免,其结果必然是收入分配不协调。

由此引起一个问题:能不能实现机会的均等?假定实现不了机会均等,那么公平就始终只是一句空话,讨论公平问题还有多大的现实意义呢?如果这样看问题,可能把问题绝对化了。应当说,在现实的社会经济生活中,由于各人家庭背景不同,居住的地域不同,受教育状况不同等等原因,机会不均等是客观存在的。但这并不是说在政府的调节下不可能向机会均等的方向靠拢些。政府是可以有所作为的。例如,用法律来规定不得有歧视,规定竞争的公平性、公开性,规定对不公平竞争的处罚,等等,这样,即使不能完全实现机会均等,至少可以逐渐接近机会均等,大体上机会均等的条件也是可以出现的。政府的调节如果能做到这些,收入分配的协调在政府有关调节措施起作用的情况下也就可以逐渐实现了。

由于收入分配的协调意味着收入分配差距的缩小,即收入分配的差距大体上保持在合理的范围内,所以在把公平理解为机会均等条件下收入分配的协调时,收入分配保持一定差距是必然的。于是又引出另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什么是收入分配的合理差距?如何衡量收入分配差距合理还是不合理?我在《经济学的伦理问题》一书中,把收入分配差距的合理性区别为经济意义上的收入分配差距的合理性与社会意义上的收入分配差距的合理性。这是从较深层次上考察公平含义的一个关键性步骤。参阅厉以宁:《经济学的伦理问题》,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5年版,第27~35页。

经济意义上收入分配差距的合理与否,取决于收入是否按效益分配原则进行分配。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只要收入分配是以机会均等为前提的生产要素供给者参与市场经济活动的结果,并且各个生产要素供给者都按照效益分配原则取得了收入,那么不管收入分配差距的大小,就收入的第一次分配而言,都属于收入的合理分配,从而都可以被看成是收入分配协调的表现。假定政府从政策目标的角度考虑,收入的第一次分配的结果仍需要加以调节,那么政府可以通过征收个人所得税、遗产税等方法,以及通过扶贫、救济、补贴等方法,使第一次收入分配后形成的差距缩小些。政府调节的结果就是收入的第二次分配的结果。但这并不排除经济意义上第一次收入分配所形成的差距的合理性。政府进行的收入调节所着重的是社会意义上的收入分配的合理与否。

毫无疑问,社会意义上的收入分配差距合理还是不合理的界定,要比经济意义上的收入分配差距合理还是不合理的界定困难得多。这是因为:

第一,在判断经济意义上的收入分配差距合理与否时,通常可以按照各个生产要素供给者是不是在大体上机会均等条件下参与市场经济活动,以及各个生产要素供给者是不是根据效益分配原则取得各自的收入而作出判断。但在判断社会意义上的收入分配差距合理与否时,却找不到像判断经济意义上收入分配差距合理与否那样严格的标准。

第二,经济意义上收入分配的差距只要是合理的,那么不管差距有多大,在经济上所反映出来的结果将是效率的增长、生产力的发展、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于是可以认为,经济意义上收入分配合理差距的存在将带来积极的后果。这一积极的后果在近期内就可以被观察到。然而,社会意义上收入分配的差距如果偏大,却会导致社会的不安定,而不问这种差距在经济意义上是否合理。加之,由于社会意义上收入差距偏大而引起的社会不安定,不一定是近期内就可以被观察到的,这往往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等到问题越积越多,矛盾越来越尖锐时,才会爆发出来。这就表明,要从所产生的后果方面来判断社会意义上收入分配差距的合理性,同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尽管如此,我们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把收入分配差距的存在是否引起社会不安定看成是判断社会意义上的收入分配差距合理与否的一种依据。

把社会意义上的收入分配的合理差距同经济意义上的收入分配合理差距分开来论述,一个重要的意义在于:公平与否的判断不仅有客观上的依据,即收入分配差距的存在及其大小,而且也同每个人的自我感觉有关,即人们从收入分配的差距中感觉到自己受到了公平的对待呢,还是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这种自我感觉会影响到个人对收入的满意程度,以及个人对收入分配差距的接受程度,进而会影响社会的安定程度。因此,我们有必要从收入分配合理性问题转入个人绝对收入与相对收入问题的研究。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