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公平与认同的关系

作者: 厉以宁   时间: 2011-01-10    已有人阅读过

一、关于个人在群体中的公平感

公平的标准何在?前面已经指出,如果仅仅在收入分配及其差距方面寻找答案,这个问题是不容易解决的。无论从收入的绝对水平还是从收入的相对水平来看,对公平的衡量都不可能有客观的、统一的尺度。甚至从机会均等的角度来考虑,由于在现实生活中并非人人都处在一条起跑线上,所以也很难把某一条起跑线称做公平的起跑线。这样,我们不得不另找解决或近似地解决公平问题的途径。从认同的角度分析,也许可以走出一条新路来。

简要地说,公平以对群体的认同为基础。在一个群体内部,成员对这个群体的认同程度越高,他们的公平感就越强;反之,成员对这个群体的认同程度越低,他们的公平感也就越少。假定成员完全不认同这个群体而他们却依然留在这个群体之中,他们可能就没有公平感。

那么,为什么一个人对某一群体的认同程度同公平感有关呢?这是因为,一个人在某一群体之中,就会同群体的其他成员发生联系,并从这些人际关系中感受到自己所处的位置和其他人对自己的态度。如果他同群体中的其他成员相处得比较协调,人际关系处理得较好,他对这个群体的认同程度就比较高,于是他在群体中的公平感也比较强;反之,如果他同群体中的其他成员的关系不协调,总感到自己在这个群体中受冷落,受排挤,受歧视,他肯定对这个群体的认同程度较低,他在群体中的不公平感即由此而来。由此看来,从个人同一个群体之间的关系的角度来看,公平感还是不公平感都是他对这个群体的认同程度的反映。

群体有大有小,群体中的人数有多有少。我们不妨按小群体到大群体的顺序作一些分析。

家庭可能是最小的群体。一个人成为家庭的成员,通常不依自己的意志为转移。尽管一个人同父母、兄弟姐妹的血缘关系是不可选择的,但他对家庭的认同程度仍然因家庭而异,因人而异。如果他同家庭的其他成员(如兄弟姐妹)相比,即使感到自己所受到父母的宠爱程度不如兄弟姐妹,在家庭中所得到的照顾也不如兄弟姐妹,但只要他对家庭的认同程度高,他不会对上述的差别待遇斤斤计较,也不会由此产生不公平感觉。他在家庭这个群体中的公平感来自对家庭的认同。当然,也会有如下的情况:在他发现自己在家庭中受到的对待不如兄弟姐妹之后,他同家庭的关系疏远了,认同程度下降了。但这毕竟不是普遍的。也就是说,尽管他多多少少有一种不公平感,但他仍是热爱这个家庭的,他的认同程度并未因此而降低,大多数情况正是如此。

再以企业的情况为例。企业是一个群体,不管企业规模大小和职工人数多少,职工对这个群体的认同程度同职工在企业产生公平感与否有着直接的关系。在企业内部,职工们的工资总是有差别的,各种工作岗位的工作劳累程度、待遇高低、升迁机会大小也是不一样的。只要有上述这些差别,即使这些差别在经济上是合理的,但职工们不一定把这种经济上的合理性看成是公平性。如果没有这些差别呢?那么同样会有人认为这种无差别的工资和待遇是不公平性的反映。因此,这是一个从这边看有人认为不公平,从那边看又有人认为不公平的难题。只有从个人对群体的认同程度的角度来考虑,个人的公平感或不公平感才能得到较好的解释。

可以这样说,假定某个职工对本企业这个群体的认同程度高,而且企业内部所存在的工资和待遇等方面的差别在经济上是合理的,那么这种差别就能够被职工所接受,他不会由此产生不公平感。即使企业内部所存在的工资和待遇等方面的差别在经济上还不尽合理,职工在对企业认同的基础上也会通过正当渠道向企业反映自己的想法,但不至于由此因不公平感而同企业处于不协调的状态。反之,假定某个职工对本企业这个群体的认同程度很差或者缺乏认同。那么,尽管企业内部所存在的工资和待遇等方面的差别在经济上是合理的,职工仍会产生不公平感;如果企业内部所存在的工资和待遇等方面的差别在经济上不尽合理,那么职工不仅会产生强烈的不公平感,而且有可能同企业相对立。

接着,让我们对社会作为一个群体进行分析。社会是一个大群体,一个人在社会这个大群体中,只是无数个成员中的一员。但无论群体的大小,成员对社会的认同态度也影响着他在许多问题上对自己是否被公平对待的感受。收入、就业、受教育状况、受尊重的程度等,都会使一个人在同社会的其他成员比较后产生公平感或不公平感。假定他对社会的认同程度较高,他会接受社会上存在的合理差别,不会产生不公平感;即使他认为社会上的某些差别还不合理,他会陈述自己的看法,但不会因此而同社会处于不协调状态。他的不公平感,是随着对社会的认同程度的下降而递增或随着对社会的认同程度的上升而递减。还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对社会的认同程度越高,社会成员的公平感就越浓,不公平感则越淡。

二、公平与认同之间关系的进一步说明

以上是把公平与对群体的认同联系在一起所作的考察。在这一考察的基础上,可以就公平与认同之间的关系再作一些说明。

第一,尽管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已经了解到个人对群体的认同程度同公平感或不公平感的产生有着直接的联系,但这并不否定有关收入分配差距的合理同公平之间的关系的论点,也不否定机会均等意味着公平的论点。收入分配差距的合理和机会的均等,对我们理解公平的含义是有用的,只是由于它们在公平标准的判断上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局限性,使得公平问题的研究难以深入下去,所以我们认为有必要再从认同的角度展开讨论,以弥补以往对公平问题研究的不足。加之,正如前面已经指出的,在一个群体内部,即使收入方面的差距合理,但如果成员对群体的认同程度低,成员仍会感到不公平;反之,如果成员对群体的认同程度高,即使收入方面的差距不尽合理,群体的成员也会接受它,同时陈述自己的看法,而不会因此而同群体对立。这就足以表明用收入差距合理与否作为公平与否的依据是有局限性的。

第二,群体有大有小,而且大小相距甚多。群体越小,个人对群体的认同越容易,个人对群体的认同程度也就越有助于揭示公平感或不公平感产生的原因。群体太大,个人对群体的认同就难些,个人对群体的认同程度在解释公平或不公平方面的重要性也就会降低,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比如说,一个企业有职工好几万人,另一个企业的职工不到一百人,前一个企业中的职工对企业的认同必定难于后一个企业中的职工对企业的认同。也就是说,小企业较容易实现职工对本企业的较高程度的认同,企业过大则很难做到这一点。相应地,小企业既然较容易实现职工对企业较高程度的认同,那么小企业的职工在较高程度认同于企业的基础上,将比较容易地产生公平感,而企业过大时,职工在本企业中则不容易产生公平感,更容易产生不公平感。

第三,按照以上所说的来推论,国家是一个比大企业还要大得多的群体,既然大企业都不容易实现职工对本企业的认同,公平感的产生都这么难,那么要一国的国民对国家的认同岂不是还要困难得多?要一国的国民产生公平感岂不是也要困难得多?的确如此。但前面也曾提到,一国的国民对国家的认同与一个职工对企业的认同是不一样的:职工对企业的认同,一般说来主要出于利益的考虑,而国民对国家的认同则主要出于超越利益的考虑。正因为如此,所以尽管国家比大企业还要大得多,但要实现国民对国家的认同并不会难于大企业的职工对本企业的认同。超越利益的考虑在这里起着重要的作用。如果一个大企业也能使得本企业职工出于超越利益的考虑来认同本企业,那么它也未尝不可以实现职工对本企业的较高程度的认同。

第四,一个人可以是若干个群体的成员,比如说,他是家庭的成员,家族的成员,社区的成员,所在工作单位的成员,某个或某些学会、社团、俱乐部的成员,社会的成员,等等。他作为任何一个群体的成员,都会产生自己在这个群体中是否被公平对待的感觉,因此他的公平感或不公平感并非只有一种,而是他参加多少个群体,就有多少种公平感或不公平感。很可能有如下的情况:在这个群体中,他感到很公平;在另一个群体中,他感到比较公平;在第三个群体中,他感到比较不公平;而在第四个群体中,他却感到很不公平。出现上述情况,应该说是正常的。一方面,如上所述,这在一定程度上同群体的大小有关,即群体越小,群体的各个成员之间容易彼此协调,个人对群体的认同程度比较高,而群体越大,则越不容易做到这些。另一方面,则同群体的性质有关,同个人是出于利益的考虑还是超越利益的考虑而成为某个群体的一员有关:利益方面的考虑越占重要位置,个人对群体的认同就越不容易,个人对公平还是不公平的感受也就越敏感;反之,超越利益的考虑越占重要位置,个人对群体的认同就越容易,个人的公平感或不公平感也就不那么敏感了。

第五,正由于公平同社会安定有关,不公平感的加剧会导致社会的不安定,而且公平或不公平作为人们的一种感觉并非仅仅来自收入方面(包括个人绝对收入水平与收入分配差距的大小),也并非仅仅来自机会均等与否,所以弄清楚公平与认同之间的关系,对于维持社会的安定和减少社会上的不安定因素是有好处的。在社会中,越能够使社会成员同社会这个大群体相协调,使社会成员对社会的认同程度提高,就越有助于减轻他们的不公平感,从而也就越有利于社会的安定。这个结论虽然看起来不会引起多大争议,但要真正做到个人同社会这样的大群体的协调,使社会成员们产生对社会的较高的认同,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也正是社会协调工作中特别需要注意解决的问题。

第六,在一个成员们出于超越利益的考虑而参加的群体中,群体很可能有崇高的理想和目标,成员们正是注意到这些崇高的理想和目标而对群体产生高度认同的。但问题往往出在群体的领导者或实际负责人并未为实现这些理想和目标而努力,他们或者口是心非、言行不一,或者缺乏领导群体去实现这些理想和目标的能力,这样就使得成员们失望,从而大大降低了对这个群体的认同程度。因此,即使当初成员们是出于超越利益的考虑而参加群体的,但随着群体领导者或实际负责人的真相被成员们所识破,随着成员们对群体的认同程度的下降,成员们的不公平感也必定增大,因为他们首先会感到自己被群体的领导者或实际负责人所欺骗了,愚弄了,同时他们也会感到自己同那些追随口是心非与一味谋取私利的群体领导者或实际负责人的成员们相比,在群体内部是处于被排斥、被歧视的位置上,于是就会产生不公平感,一种特殊的不公平感。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