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认同与互谅互让

作者: 厉以宁   时间: 2011-01-10    已有人阅读过

一、认同与互谅互让之间关系的历史考察

在一个群体中,要使得成员之间关系协调,以便增加每一个成员对群体的认同程度,成员之间的互谅互让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使每一个成员减少在群体中的不公平感的一种有效的方式。

群体的各个成员之间的互谅互让,可以说是自从群体出现以来就已经存在的事实。在群体和群体的成员们处境艰难的条件下,如果没有成员间的互谅互让精神,群体就难以维持生存,更谈不到进一步发展了。即使在群体和群体的成员们处境比较顺利的条件下,成员之间同样需要有互谅互让的精神,只有这样,群体的凝聚力才会增强,群体的效率才会增长,群体的成员对群体的认同程度也才会提高。否则,群体成员之间的摩擦、失和很可能导致群体的分裂,甚至导致群体的瓦解和消亡。

在静态社会中,尤其是在小生产者那里,互谅互让而使得群体和群体的成员们得以生存和发展的情况是最为明显的。可惜的是,一般在讨论到小生产者意识时,往往只注意到小生产者的保守主义、平均主义、害怕变革等精神,而忽略了互谅互让精神以及与此有关的容忍和顽强拼搏精神,忽略了同互谅互让不可分的团结精神和群体的凝聚力。克鲁泡特金在《互助论》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论述:

“关于中世纪行会的社会性,任何一个行会的规章都可以用来阐明它。以早期丹麦人的某一行会的规章为例。我们在其中看到的,首先是一段陈述支配整个行会的兄弟般的情感的说明文,其次便是关于两个会友之间或一个会友和外人之间发生争执时的独立裁判的规定,最后是列举会友们的社会职责。如果一个会友的房子被烧掉了,或者他的船遭了难,以及他在朝香的途中遭遇了不幸,那么所有的会友都必须帮助他。如要一个会友患了重病,那么所有的会友都必须帮助他。

如果一个会友死了,会友们必须把他送到教堂的墓地去埋葬……在他死后,如果需要的话,他们还必须抚养他的子女,他的寡妻则时常成为行会的一个姊妹。”克鲁泡特金:《互助论》,商务印书馆1963年版,第158~159页。

调解作为解决人与人之间纠纷和冲突的一种方式,也是由来已久的。很可能比中世纪西欧的行会的历史还要早得多。调解按照习惯进行,道德力量在这里起着重要的作用。要使调解取得成效,不仅要依靠调解人的权威和信誉,而且要依靠当事人的互谅互让。如果当事人中有一方,拒不作任何让步,调解将遇到困难,即使这时运用调解人的权威和信誉,也难以达到和解的目的。互谅互让,并不单纯是“谁吃的亏大一些,谁吃的亏小一些”,或“谁占的便宜多一些,谁占的便宜少一些”之类的问题,而是如何在一个群体中共处的问题。当事人双方可能

在一个很小的群体之中,比如说,兄弟两人发生纠葛,他们是家庭的成员。当事人双方也可能不在同一个小群体之中,例如不是一个家庭或家族的成员,不是同一村镇或社区的成员,但他们都是社会这个大群体的成员。因此,互谅互让所涉及的是,同在一个群体之中,为了群体和群体的成员的共同利益,在某些场合是需要各自后退一步以取得协调的,在群体处境艰难或处境顺利时都应如此。

不能把群体成员之间的互谅互让看成是一种消极的东西。对消极还是积极的评价,离不开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的看法。成员之间互谅互让,将增强群体的凝聚力,提高他们对群体的认同程度,减少各自心中的不公平感,从而有利于群体的发展,而对于社会经济的发展也起着推动的作用。这就是对互谅互让的积极作用的认识。

群体也可能是一种临时性的组合。这同样需要有成员之间的互谅互让精神。一段有关中世纪汉撒同盟航海的记载清楚地反映了当时的情况:

当汉撒同盟的一条船在离开港口完成了它的第一个半天航程时,船长便把所有的船员和旅客召集到甲板上,向他们发表如下的一段谈话(根据当时一个人的记载):“船长说:‘由于目前我们是在上帝和大海的摆布之下,人与人必须平等相待。由于我们被狂风巨浪以及海盗和其他危难所包围,我们必须保持严格的秩序,以便顺利完成我们的航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祈祷一帆风顺,并且按照航海法的规定,提出坐裁判席位的人。’于是船员们便推举出一位裁判长和四位裁判。旅行终了,裁判长和裁判便辞去职务,并且对船员说:‘在船上发生的一切事情,我们必须彼此原谅,把它们看作已成过去了。我们裁判得当的,是为了正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以诚实的、正义的名义请求你们忘掉可能产生的互相仇恨,并且以面包和盐为誓,决不以错误的精神看待这种仇恨。任何一个人,如果认为他受了委屈,可以向陆地上的裁判长提出申诉,并且请他在日落以前秉公裁判。‘在上岸的时候,便把收存的罚款和资财交给海港的裁判长去分给穷人。’”克鲁泡特金:《互助论》,商务印书馆1963年版,第157页。

完全可以设想,在当时的经济技术条件下,如果没有互谅互让精神,海船的船员和乘客怎能协调一致地在一艘船上共处若干天?不管航行中会遇到多大困难,正是依靠这种互谅互让,才使这个由船员和乘客共同组成的临时群体得以战胜风浪,渡过难关。

当然,容忍和退让的做法,在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也不是没有一点消极作用的,因为它可能在某种程度上使已经不合时宜的传统社会结构和传统经济结构不适当地延续较长久的时间,从而延缓了社会经济变革的速度。但从社会经济发展的整个历史进程来看,积极作用仍是主要的。那么,在现代社会经济中,如何对容忍和退让的做法进行评价呢?让我们接着就这个问题作一些探讨。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