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道德激励

作者: 厉以宁   时间: 2011-01-10    已有人阅读过

一、个人持久主动性、积极性的源泉

自律通常被理解为个人的一种道德上的自我约束。这种理解未免有些狭窄。自律还有积极的、进取的一面,这就是:一个人,不管从事哪一种工作,不管在什么样的岗位上,都应当有敬业的精神、进取精神,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努力工作,做出成绩来。精神上的动力是重要的,可以把道德的激励称做自律的另一面,它与道德的约束是相辅相成的。

关于自我的道德激励同敬业精神、进取精神之间的关系,不妨从经济生活中的动力谈起。在经济分析中,动力来自个人物质利益的假设是有局限性的。前面已经提到,个人利益不以物质利益为限。人是“社会的人”,他的利益要比单纯的物质利益或经济利益广泛。动力并非全部来自利益的假设正是这样被提出来的。在任何一级收入水平上,个人的行为都会受到利益以外的因素的影响,而在个人收入增长后,非利益的考虑往往更加突出。这就是说,在个人收入达到一定水平后,物质利益对个人主动性、积极性的激发会有所减退,个人会较多地从利益以外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而他在经济活动中的主动性、积极性的一部分或较大部分也可能由此而来。

正因为个人的动力中有来自非利益的部分,所以在经济活动中一般不可能出现个人动力递减的现象。这里所说的动力递减,是指个人在从事经济活动时,随着经济活动的进行和收入的增长,他的主动性、积极性会逐渐减弱。在动力唯一地来自个人物质利益的条件下,动力的递减是可能出现的,因为收入不再像过去那样有那么大的刺激作用了。这里涉及收入的取得和为了取得这种收入而付出的努力之间的替代关系。对个人来说,当收入水平增长后,个人将考虑是否值得继续投入同过去一样多的努力去取得一定的收入,时间和精力也许对他更为重要些。个人收入激励作用的递减、物质利益动力的递减就是这样形成的。而当利益以外的考虑在个人经济活动中占据越来越大的位置时,即使个人的收入水平上升了,但个人的动力不一定下降,这时,他完全可能同以往一样地有主动性、积极性,甚至比以往更加主动,更加积极,因为经济方面的顾虑已经解除,他可以把主要的时间和精力投入非利益动机的事业之中。

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来考察,那么动力来自个人物质利益的假设的局限性就很清楚了,我们可以由此进一步探讨社会经济活动中个人持久的主动性、积极性的源泉。

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个人持久的主动性、积极性不能只从个人的角度来考虑,对客观条件的分析同样是必要的。一个人能否持久地有主动性、积极性,他自身的努力固然重要,但如果他在某个企业中工作,那么,那家企业是否注意发挥职工的主动性、积极性,也是十分重要的。如果那家企业漠视对职工主动性、积极性的调动和发挥,个人就很难迸发出持久的主动性、积极性。而要让企业注意调动和发挥职工的主动性、积极性,又同经济体制有关。比如说,市场机制取代了计划指令,公平竞争代替了对企业的差别对待,企业的自负盈亏代替了国家对企业的统收统支,这样,企业就必然重视调动职工的主动性、积极性。

假定经济体制与企业体制都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那么人的主动性、积极性怎样才能产生并能够持久化呢?让我们转入道德激励问题的讨论,因为个人持久的主动性、积极性的源泉与此有关。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