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绿色GDP推动科学发展,却遭重重阻力

  时间: 2010-08-14    已有人阅读过

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飞速发展。世界各国都一直在惊叹于中国GDP的高速增长。但另一方面中国追求GDP高速增长的代价也是巨大的。这一点大家都非常清楚,空气污浊,水被污染,垃圾遍地,沙尘暴肆虐,资源被严重破坏。据世界银行与国家环保总局研究表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带来严重污染问题,每年因空气及水质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为3620亿元人民币。严重空气污染导致每年35万至40万人早亡,连同室内空气污染及水污染问题,估计每年有75万人因污染而早亡。还有六万多人因水质较差患上严重的腹泻、胃癌、肝癌和膀胱癌,主要分布在农村地区。其实这只是冰山一角。

中国的老百姓也已渐渐走出了“GDP崇拜”,懂得GDP不是目的,而是方式。但是长期以来呼声很高,要求重视环境,保护自然生态,节约资源,但收效却并不大,因此在传统GDP受到置疑时,“绿色GDP”的概念就自然而然地被提了出来。绿色GDP核算是指从传统GDP中扣除自然资源耗减成本和环境退化成本,能更为真实地衡量经济发展成果的核算体制。说白了就是要从当年的经济产值中扣除资源和环境的成本,看看净产值是多少,看看我们是不是得不偿失。

为此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200697日联合发布《中国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报告2004》。这是中国第一份经环境污染调整的GDP核算研究报告,标志着中国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取得阶段性成果。研究报告说,2004年,全国因环境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为5118亿元,占当年GDP3.05%。项目评审专家组认为核算技术和方法体系基本科学合理,为建立环境经济核算体系奠定了良好基础,对于环境与经济综合决策具有重要参考意义,在环境污染经济核算方面具有开创性和标志性意义,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由于部门局限和技术限制,计算出的损失成本只是实际资源环境成本的一部分,一个完整的绿色GDP还需要更为艰苦的工作。

而完整的绿色国民经济核算至少应该包括耕地资源、矿物资源、森林资源、水资源、渔业资源等5大项自然资源耗减成本和环境污染以及生态破坏等两大项环境退化成本。但受基础数据和技术条件所限,此次核算未包含自然资源耗减成本和环境退化成本中的生态破坏成本,只计算了环境污染损失。环境污染损失成本包括二十多项,而此次仅核算了其中10项。但即使在已核算出的10项损失中还存在着低估和缺项的问题。即便如此,核算出的损失也已经占到GDP3.05%,数字非常惊人,环境形势十分严峻。

此次核算还对污染物排放量和治理成本进行了核算。结果表明,如果使用现有治理技术全部处理2004年点源排放到环境中的污染物,约需一次性直接投资10800亿元,占当年GDP6.8%左右。同时,每年还需花费治理运行成本2874亿元,占当年GDP1.80%。而中国在“十五”期间的环境污染投资仅占GDP1.18%,差距很大。

一直大力支持此项工作的学者型环保总局官员潘岳说,中国经济已经进入资源能源瓶颈时期,不能承受资源衰竭造成的风险;社会进入人均GDP10003000美元的矛盾多发期,不能承受环境污染引发的社会问题。如果不能建立一套全面客观的经济发展衡量指标体系,就无法完成科学发展观与和谐社会的既定目标。

当时两部门都表示,正在研究的2005年的数据会很快向公众发布。20073月份,课题组成员向媒体透露,2005年度绿色GDP核算报告已经完成,当年环境污染损失要高于2004年,附有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污染损失GDP扣减情况统计表是这份报告的“最大突破点”。2005年度的绿色GDP核算报告,在官员口中从“春节后发布”到“两会后发布”,再到“搁浅”、“不能够公布”,至今也未发布。从2005年到2007年的绿色GDP此后一直再也没有公布过。

有关环保官员表示,国际上尚无真正意义的此GDP核算标准,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采取这样的核算方式,所以还不能够公布这些数据或者真正进行价值量的核算。或许绿色GDP的确不是个规范说法,不过国际上并非没有类似的核算方式。譬如挪威,1978年就开始了资源环境的核算:建起了包括能源核算、鱼类存量核算、森林存量核算,以及空气排放、水排泄物(主要是人口和农业的排泄物)、废旧物品再生利用、环境费用支出等项目的详尽统计制度;芬兰也紧随其后,建立起了自然资源核算框架体系。这些核算方式或许叫法各不相同,但实质却并没有多大的差异。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