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土地产权制度之争

  时间: 2010-08-14    已有人阅读过

目前中国学界和社会各界关于农村土地私有化的争论很激烈,总体看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主张土地私有化的观点认为:

第一,土地现在仍是农村最重要的资源,很多农民还是依靠土地维持基本生产,土地在农村仍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实际情况是,仅仅依靠农业还不能明显提升农民生活水平。因为农业的附加值还是比较低,农业不如从事其他行业利润高,但是农民又没有从事其他行业的资本,而土地所有权解决了,就会为农民提供充足的资本。而且农民成为土地真正所有者,也会极大地调动他们的积极性,真正体现了农民是土地真正的主人,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的梦想。农村的土地属于国家和集体,从几十年的发展来看,只是理论上的,而实际恰恰相反。

第二,由于土地属国家集体所有,在现行政治体制下,为土地腐败埋下了祸根,某些国家权力结构掌握着土地实际控制权,在土地征用补偿中,农民收益最小,在现有土地收益分配框架下,农民仅得5%10%,村一级得20%~35%,各级政府得60%~70%土地腐败成为当前一个极为突出的问题,农民成为最大的利益受损者。

第三,土地关系不稳定,导致土地利用率比较低、短期行为非常普遍。这既不利于农村的规模化经营,推进大规模机械化经营,也无法更有效地阻止农村土地面积缩减。

第四,土地私有化目前是市场经济体制国家的最终选择,为土地要素市场形成提供了必要基础,也会以高于目前的市场价格自由买卖,更接近于实际价值。

第五,土地的公有,不可避免甚至是独裁、侵犯人权、控制人身自由和排斥民主的同义词,只有土地私有化了,才会更有助于民主社会的纵深发展。

清华大学教授秦晖认为:说什么土地私有会导致土地兼并、导致社会危机,甚至说会导致农民战争。这应该说是个极大的认识误区。这个误区和我们长期以来的历史宣传有关。过去反复地讲,中国历史上周期性的社会危机就是因为土地私有引起土地兼并,引起地主和农民的冲突,然后导致农民战争,王朝灭亡。按照某些人的说法,农民战争以后土地就比较平均,然后出现盛世,然后又由于自由买卖,土地又集中起来,然后又来一次循环……这个说法似乎远不止在历史学中流行,现在几乎各方面的人都沿袭这个说法。但这其实是个极大的误解。我已经写过不少研究著述,指出我国传统时代土地并不像传说的那么集中;租佃制也不像所说的那么发达;因租佃制导致的收入不均程度更有限,远非当时社会不公、社会危机的主因。当时如果说有土地兼并,其动力主要也不是什么土地私有,自由买卖,而是政治性特权。所谓土地在一个王朝中由初期到末期越来越集中、在两千年封建社会中由前期到后期也越来越集中的两个趋势并不存在。历史上的民变佃变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种现象,民变并非佃变的升级与扩大,导致王朝倾覆的大规模民变起因除了天灾就是官逼民反,与租佃制并无多少联系,其诉求也与佃农基本无关。把20世纪上半叶的那场革命解释为土改者与反土改者的斗争难以成立,甚至广而古今中外,在没有专制圈地的情况下初始平均的小农社会仅由于土地私有自由买卖的经济过程变成两极分化尖锐对立的危机社会,这种例子还从未有过。(摘自《南方都市报》2008107日)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