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

从新疆“德隆系”的坍塌看中国西部民营经济的发展

—— 在中国所有制改革与经济发展研讨会上的演讲

作者: 刘以雷   时间: 2011-10-12    已有人阅读过

  感谢邹东涛院长给我这个机会来参加今天的会议,与各位同仁在一起讨论我国的所有制改革问题,共同交流所有制改革的经验和教训。正如东涛先生刚才所讲的那样,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从理论上讲,争议和分歧最大的是所有制改革,但是在实践上取得的成就最大的也是所有制改革。所以在整个经济体制改革的大系统中,高高不过所有制改革,深深不过所有制改革。

  我来自我国的最西部新疆,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从事经济体制改革工作近30年,对此有切肤之感。今天我在里这作点提示,在新疆有一个企业的名字已经逝去,但是大家可能没有忘记也不应当忘记——新疆德隆集团公司。所以今天我的发言题目是:从新疆“德隆系”的坍塌谈中国西部民营经济的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西部所有制改革力度很大,经济结构也发生了重大变化,确实涌现出一大批不乏优秀的民营企业,对西部的发展、改革、就业、繁荣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及社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至今仍有一大批民营企业在市场上驰骋天下,显示出勃勃生气。

  新疆德隆集团是1986年从一个小作坊发展起来的,经过近20年在商海中的摔打,到2004年逐渐成长成为国内有名的一家集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相结合,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相补充,直接间接控制近500亿资产的大型控股集团公司。在2004年,旗下拥有5家以上的上市公司和多家证券、信托等非银行金融机构。还占有大型重型机械、轻工业、矿业、农业、高科技、旅游等一批基础性产业。但就是这样一家大型集团公司,在我国改革开放中特别是实施西部大开发中,对西部人在思想解放、扩大就业、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等方面都作出了重大贡献,为什么骤然间在2004年突然坍塌?这值得我们深入的梳理和思考。

  2003年至2004年这两年,我国特殊金融背景及环境下,任何企业面临的困难是一样的,比如短贷长投,流动资金紧缺等。但是对待德隆集团这样一个民营企业,以工行为首的所有银行对德隆系企业是只收不贷,从而断绝了德隆及所有企业的流动资金循环能力。而此时,央行也成立工作小组,以及我国有关权威部门也成立工作小组,司法强力介入,最后法院是采取不起诉、不立案、不审判的办法,由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行使其全部资产的管理和处置权利。

  回过头想想用这样的极端办法解决企业资金及债务问题,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63亿转到资产管理公司,成为不良资产,地方财政拿出4.5亿补偿给德隆旗下的金融企业散户,银行直接损失13亿元,最后董事长唐万新,一个优秀的青年企业家被判刑八年。

  回过头来看,作为一个如此规模的民营企业,尽管德隆经过它的产业整合,效果还远未得到充分的显示,但是在某些领域里,它实际已经奠定了自己的地位。不可否认德隆集团过去确实也曾走过灰色道路,但他确已表现出从经营机会型企业至经营产业型企业转型的意愿和行动。就在德隆集团规避了政治风险,甚至可能化解财务风险之际,这座大厦却倾刻倒塌,而这一过程引起的震动及影响直到现在也未充分显现出来。

  唐氏兄弟费尽心机,倾其近20年之力搭建起来的“帝国”无法规避消散的结局。所有这些对我们处在转型期的众多的中国民营企业来说,他们能逃脱德隆式的命运吗?像这样的企业最后轰然倒塌,我们有没有一些东西可以总结?尤其是现在美国的金融危机带来世界经济危机,从沿海到中国西部,在急速推进,我认为今天回过头好好来分析分析,总结总结,得出点理性的东西是十分必要的。

  现在来谈德隆并不是要悼念它,实际上总结一下,可能会给我们党和政府、各级领导提供一些启示。大家对德隆坍塌的原因分析很多,比如有的说是扩张太快,有的说是管理落后,有的说是混业经营问题拖累,有的说是新闻媒体的挤兑打压,有的说是唐氏兄弟人品问题等等,我认为也对,也不对。

  有很多条很多个观点,都可圈可点。但我认为主要有三条。第一,大环境下大背景下的观念滞后,是所有制歧视,制度设计滞后。第二,不成熟的金融环境和滞后的金融手段。第三,采取的措施则是所有制歧视下的极端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方法。所以说,再好的企业用这种办法也是行不通的。我们的当局特别习惯用成熟的市场经济的管理监督措施来对待不成熟的市场经济及转型期的民营企业。事实上,不管是国有的,还是民营的,遇到这些问题是不可以用同一个思路和方法的,尤其是今天来讨论德隆的事件,我想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试想一下,美国遇到金融危机都可救“两房”,美国布什能做得到,我们为什么做不到这一点?500多亿元规模的企业,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如果当时给德隆注资30亿元又会怎样呢?结果很清楚:救活了企业,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的。

  通过这个事件来看,中国的西部民营企业到底怎么发展?我认为空间确实很大,去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是13.73万亿元,其中民营经济是9.4万亿元,实际上已占68.5%,所以说民营经济占的比重比较大,这是事实。西部民营经济的比重比较小,从1986年到去年年底,也只占全国的18%左右,不足五分之一,更低的时候只占13%,这也是很正常的。但西部近年增速很快,去年底西部固定资产总投资2.8万亿元,其中民营经济1.7万亿元,已突破60%。这其中有相当部分是近两年从内地民营资本投资至西部资源型产业转移的结果。

  这次金融危机是东部摔跤、西部受伤。为什么这么说?其实我们在西部搞经济工作,并不是我们没有感受,我们感受非常深刻。比如我们新疆棉花出口,现在内地纺织企业大批倒闭,我们的棉花卖不掉,很便宜。原来是1.5万元一吨,现在1.2万元还卖不掉。到底怎么样应对?政府4万亿投资也好,18万亿也好,民营经济在这次的危机中到底怎么对待?我建议我们党和政府要注意五个方面。

  第一,要真正地解放思想。这里主要解决认识问题和意识问题。所谓认识问题,社会主义经济理论要把民营经济作为社会主义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不是对立面。不要用计划经济的思想、手段来对待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也不要用成熟的市场经济监管办法对待转型期的民营企业。意识问题,民营企业出问题了,我们怎么样解决它、支持它。比如德隆,假如我给它30亿再贷款或注资,今天不会是这样的结果。我想这是解放思想的问题,是在思想解放的前提下的一个正确做法。

  第二,要真正地解决行政垄断问题。比如我们国家有很多部门存在事实上的限制和歧视特别是市场准入问题。要给予民营企业和其他企业权利和国企以平等的权利,真正取消对民营企业发展的限制性规定,降低民间投资的产业准入门槛,取消一切不利于民营经济发展的限制。给予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同样的“国民待遇”,使其以平等的市场主体角色进入资本市场。

  第三,要真正完善保护私有产权制度。要理顺明确民营企业的产权关系,我们每天讲要避免国有资产流失,使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但也不能损害民营企业资产的利益,要防止对民营企业资产的侵占。保护私有产权一定要完善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保护私人财产的法律制度。

  第四,要真正的打通融资渠道,加大金融扶持力度。这不是说我们各位理论家在探讨重视民营企业,不只是说说,现在我们的金融政策对银行来说几乎是零风险的。尽管现在出台了这么多的信贷鼓励政策,但西部很多的民营企业,包括骨干企业都是很难贷款的。这里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歧视问题。比如国有企业贷款收不回来,成为坏帐没问题,不会负什么责任;假如民营企业贷款出问题,对不起,要负责任、可能还判刑。一个是体制问题,包括央行也好,利息再降,存款准备金率再低,如果我们不去认真探索民营企业和银行如何结合,创造一个新的体制机制。是难以解决问题的。所以要大力发展非国有控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允许发展各种小银行,如村镇银行、各类小额贷款担保公司等,允许民间借贷,改善民营企业的融资环境,扩大抵质押物的范围,加快步伐激活民间资本投资。

  第五,要真正进一步地完善法律体系,然后来保障民营企业的发展。首先是《宪法》,要强调保护“社会主义共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因为共有财产包括按份的私有财产;其次是地方性法规,应在鼓励非公有经济发展政策的基础上研究立法,出台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规范性文件;最后是司法机关要依法保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为民营经济提供法律保障。

来源: 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联系方式(欢迎推荐图书、作者、原创)
电话:0898-66189066
邮箱:info@cird.org.cn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